認識王亞雯(Yawen Wang),是通過音樂舞臺劇《唉,我叫愛麗絲》。五個女人一臺戲,用歌聲,對白,及舞蹈,表達女人的快樂與憂傷。作為音樂總監,王亞雯在舞臺的角落伴奏,時而激情,時而落寞,一個人的樂隊將二十一首曲子一氣呵成。

“這部劇改編自百老匯名劇,樂譜是現成的,音樂總監只負責挑演員,排練,現場演奏.,相對較容易。”在溫哥華市中心 YMCA 咖啡館,眼前的亞雯嬌小,自信,向我娓娓道來。

王亞雯畢業於台灣國立藝專音樂系,專攻作曲。九十年代初隨父母移民加拿大後,到曼省 Brandon大學鋼琴系攻讀碩士學位。

“大學距離省城兩個小時車程,冬天寒冷而漫長,卻可以沉靜下來,潛心鑽研彈奏技巧,反而讓我的鋼琴彈奏技術更上一層樓。” 亞雯的思緒回到當年。

1996年,處女座《漫游協奏曲》。舞臺上一架鋼琴,一名舞者,展開兩者的對話。編曲,演奏,舞蹈,王亞雯一個人完成。“當時的表現方式很前衛,鋼琴就像一艘船,我跳上去,好像當年飄洋過海移民加拿大一樣,用肢體表達情感。” 亞雯說,至今,這個作品仍是自己的最得意之作。

“我是一個很有創造力的人,除了鋼琴,編曲之外,對舞蹈,舞臺劇,電影等也都有所涉獵。” 亞雯強調,“對肢體語言的把握,對舞臺運作的熟知,讓在我擔任舞臺劇音樂總監時,溝通更容易,表達更到位。”

九十年代,大批華人移民到加拿大,作為一個亞裔藝術家,王亞雯的機會接踵而來。“社區活動主辦者希望得到主流社會的關註,主流的舞臺也都希望增加多元文化色彩,我的優勢便體現出來。” 亞雯接著說,“中英文並用,東西方文化相融,就是我的作品特色。”

多年耕耘不僅奠定了王亞雯在音樂界的地位,更獲獎無數。 2000年,王亞雯獲得加拿大藝術委員會“青年藝術家千禧獎”提名。

舞臺的光鮮並非王亞雯的生活全部。“藝術創作是個孤獨者的旅程,需要空間沉浸創作,且常年外出演出,很難建立固定的友情和愛情。” 亞雯眼中閃過一絲失落。

生計則是藝術家的另一挑戰。2011年,王亞雯取得會計師牌照。“這讓我免去後顧之憂,繼續藝術創作時更專心,更何況,從密密麻麻的數字中,我看到的是音符,是樂感。”說著,亞雯一陣大笑。“如果我有小孩,也希望成為藝術家,可能我會勸他拿個會計師執照好了!”不過,她很快收起笑容,“作為一個過來人,我會忠告他,追尋你的夢想,永不言棄,做一個現實的夢想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