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的秋日下午,沿著美麗的Sea Wall一路向東,過了David Lam Park之後不遠,碼頭邊上,街道忽然就熱鬧起來,飯館、咖啡館、酒館、超市、自行車店的招牌鱗次櫛比,頗具藝術感的雕塑和Roundhouse 社區中心那歷史悠久的紅墻建築,在商業味之外,又增添了濃郁的文化氣息。

這里是Yaletown人喜歡扎堆的地方,不僅可以約著吃吃飯、喝喝酒、聊聊天,還可以去Urban Fare買買菜,去Roundhouse社區中心參加參加活動;天氣好的時候,還可以在這裡的自行車店租輛單車,沿海邊騎上那麼一圈。我是很喜歡這裡的味道,很城市,有那麼點小熱鬧但又不過分,餐館面海的露台上坐滿了人,人氣盈盈的同時又不會有Downtown 那種沸反盈天的喧囂;該有的都有了而且少而精,是個很有人文氣息、溫暖而高品質的小社區。

要說起這個社區,不能不把大名鼎鼎的Roundhouse 社區中心放在首位,因為它那頗有歷史淵源的建築。

Roundhouse的南面、Urban Fare對面有個小廣場,一截斷軌,一輛孤車,還在無聲地證明著什麼,卻無法再現這個一百多年前加拿大太平洋鐵路西端終點站的輝煌。1887年5月23日,#374火車頭拖著第一輛橫貫北美大陸的載客列車進入溫哥華。現在,這個具有光輝歷史的“老英雄”早已卸任,被安置在Roundhouse 社區中心東端的玻璃展覽廳里,供人們參觀。它依然那麼精神漂亮,黑色的車身泛著光,依稀能看到它當年一聲長鳴駛進這座城市的英姿。

那個時候,隨著這個新的終點站的建成,鐵道工業以及工人和家屬們從BC省菲沙河谷的Yale轉移到這裡,這個地方就此得名Yaletown,因此Roundhouse幾乎可算是Yaletown的起源之地。

這是座漂亮的建築,紅磚墻,木頭的橫樑和柱子,無不記載著歷史的痕跡。而當年,Roundhouse並非只是這一座建築,而是一群這樣的建築,用於蒸汽機車的停靠及服務。隨著蒸汽機車退出歷史,這些建築也逐漸廢敗,直到1980年省政府宣佈這塊地方已被買下,等待它的命運是被拆毀。多虧文化遺產保護者和火車愛好者們的努力,還有溫哥華市民的強烈反對,終於還是保留下了一部分建築。後來,這裡經過修復、重建,成為社區中心。

然而,這個社區中心與其他的社區中心不同,它以文化和藝術為重心,服務於全體溫哥華市民,而非只限於本社區人士。這裡有健身房、陶藝和木藝工作室,還會舉辦各種文化群體的慶典和活動。同時,這種側重也為社區增添了沈厚的文化與藝術底蘊。

好了,歷史講完,口乾舌燥,去哪喝杯咖啡呢?附近倒是有家Starbucks,就在Urban Fare的邊上,不過如果對Starbucks咖啡不太感興趣的話,小廣場那裡有家意大利咖啡館Sciué倒是不錯。他家有好喝的羅馬風格的咖啡,味道香濃,甜點也不錯。這裡的披薩餅也是羅馬風格的,長條形一大塊,按分量賣,顧客買的時候要多大就拿手一比劃,服務員一刀切下,放到秤上稱,跟我們國內的北方人在自由市場買大餅一樣。

不過,要說起比薩餅,這裡有家飯館的比薩餅超級好吃——海邊Marinaside Crescent街上的Bella Gelateria。對,就是那家著名的冰淇淋店!他家在市中心Cordova街上開的冰激凌店引得很多人慕名前往,今年8月,Bella Gelateria在這裡又開新店。新店面積很大,裝潢現代、漂亮,除了久負盛名的冰激凌,披薩也是主打。我有個朋友住在附近,曾強烈推薦過他家的披薩,說是非常好吃,而且客人很多,經常要排隊。

一進門,最惹眼的是櫃檯裡面那個巨大的白色爐子,廚師們在旁邊的案臺上忙碌著。與前面說的那家意大利小館Sciué不同,他家的披薩是現點現做。客人點好單後,廚師就開始做,像變魔術一樣,不一會就把餅放到長鏟子上伸到爐子里去烤,總共兩分多鐘,一個漂亮誘人、香味撲鼻的比薩餅就擺在你面前了。怎麼會那麼快?是現做的嗎?廚師笑著抽出兩個白色大盒子,裡面是揉好的麵團,都經過長達7小時以上的發酵,廚師做的時候取出麵團抻薄,放上材料就可以烤了,而且由於餅很薄,90秒就能烤好。

點了一款主料為San Marzano番茄和辣香腸的Diavola,番茄的酸甜加上香腸的熱辣,再加上飢腸轆轆,幾塊餅迅速被風捲殘雲,味道真是蠻不錯的!

這條街上,還有個Wine Bar,供應BC省本地和世界各地上好的葡萄酒。店裡的環境安靜雅緻,點上一杯酒,再配上幾樣小食,也是很好的選擇,菜單上的小食都便宜,大多五六元。

精神的、物質的食量都補充完,似乎這裡的好地方也被數完了,但這裡的好不是可以一一盡數的,它臨海的風光,它交通的便利,卻又不是全部。它的歷史底藴與周圍林立的現代化高樓、與年輕活潑的都市氣氛相遇,新與舊彼此和諧,也彼此成就,就像Roundhouse那座紅磚建築,古老又極具現代氣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