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黄培的感觉,很难一下子说得清。

当然了,她最耀眼、让人不能不注意到的是她的美丽,酷似张柏芝,笑起来露出灿烂的洁白牙齿。

不过,最震撼我的倒不是她的漂亮,而是她的年轻。微信里时不时的鬼脸,拍照时俏皮的姿态,谈起爱情时眼睛里那种单纯炙热、少女才有的光,电话里年轻的声音,清脆的咯咯笑声……这种毫无造作、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年轻活泼泼扑面而来,甚至比她的美丽更耀眼、更让人心动。一个十几、二十岁少女的年轻因为其理所应当而让人忽视,而一个16岁男孩母亲的喷薄的年轻活力,会让任何一颗历经岁月被理所应当磨皱了的心惊讶,继而艳羡。

而聊起来,这个浑身名牌、住豪宅、开名车、温哥华经典富姐形象的人又以她高大上的财富观和生活观让人刮目。好了,说了半天,黄培是谁?她最先让我知道的是,她是一个16岁男孩的母亲;然后,她是一个在国内做生意赚了些钱,与前夫离婚后想换一种新的生活而带着孩子来到温哥华的单身女人;最后,才是她的社会身份——Tapestry基金会联席主席。

说实话,前两种身份与后一种之间存在着一些让寻常人不解的东西。比如,温哥华这里很多过来陪孩子的华人妈妈,她们会将孩子作为生活的重心,整天围着孩子转,怎么会有闲心去做慈善?再比如,这边富姐阔太们通常的生活是逛街购物、喝茶会友,怎么放着清闲的日子不过,去折腾慈善?

黄培的回答是这样的:人活着总要做点有意义的事吧?我过来之后,接触了这边的价值理念也非常认同——在这个社会里,你有多少财富并不会也不应该成为受人敬仰的原因,而且也不是富有的真正含义;你对社会做的贡献大才会得到人们的敬仰,也才是真正的富有。

不过,这一年做基金会的联席主席还是让她感觉有些压力:“说起来,我们很多华人对慈善捐款还不是很理解,请你吃饭、玩、甚至上赌场都很大方,但一提到捐款就不大乐意。”再难她也还是在坚持着,“我希望能做点有意义的事,让儿子为我骄傲!”她说这是她的小小私心。

这是她与儿子相处的方式,她有自己的生活和关注的事,有时间的话接送一下儿子,没时间就让他自己解决。“把自己的生命活得更精彩,才是我们给予孩子们最重要的人生礼物。他们会从我们生活中的点滴快乐和成就中,学会尊重生命和感恩生活。 我认为作为母亲,当我们把所有的时间精力全部倾注在孩子身上,而忘记我们应该有自己的生活的时候,我们会无形中把我们的人生追求、理想强加在孩子身上,会让他们身负自己和自己母亲的人生,这其实对他们来说,是极不公平的。同时,对他们自理能力的培养,对他们的责任心、信心的建立也没有好处。”对于如何做个合格的母亲,黄培也是很有一番独到的见解。

feastoffortune她最近就一直在忙着准备基金会的筹款晚宴。Tapestry 基金会是个关注老年人身体健康的慈善组织,募集来的捐款用于为温哥华8家医疗机构添置仪器设备。他们今年的目标是募集50万加币为Mount Saint Joseph医院更换一台新的CT扫描仪,而即将于2月7日举办的Scotiabank Feast of Fortune慈善筹款晚宴任务重大。

另外,她还和朋友成立了金石国际教育集团,为青少年提供定制式游学项目、规划申请北美名校、运营网络教学课堂,以及组织青少年国际文化交流等,最近的一个项目是承办中国国际少年儿童漫画大赛北美赛区的活动。这个儿童动漫大赛是中国国际动漫节的重要项目之一,之前已经办了九届,今年黄培他们接下了北美赛区的任务。

说起这家公司,她也是在强调意义:“对于商业前景我不好说,但我觉得做教育比较有成就感。”

你能感觉到,意义、成就感是她所追求的东西,做慈善、做教育都是基于此。而在这个过程中,她找到了她的活力、她的幸福。她活得快乐而且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