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格拉斯哥博物馆收藏有意大利14世纪晚期到19世纪晚期的油画臻品,而这批艺术品将于今年6月13日至10月4日在温哥华美术馆展出,届时温哥华人将有机会一览意大利跨越500年的艺术佳品。

在浩瀚的欧洲艺术中,意大利这500年的油画绝对是浓墨重彩的一笔,极大推动了欧洲艺术前进的步伐。这批油画中,有艺术巨匠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乔尼亚.贝利尼(Giovanni Bellini)、提香(Titian)、阿尔皮诺(Giuseppe Cesari)、弗朗西斯科.格拉蒂(Francesco Guardi)、多美尼基诺(Domenichino)和萨尔瓦多.罗萨(Salvator Rosa)等人的作品,圣徒、宗教人物以及罗马和意大利的一些历史场景是这些画作所描绘的主要内容。

现在,先来跟着Boulevard中文杂志,提前一饱眼福。

尼古拉斯的St. Lawrence (c. 1370-75),金叶衬底的两维画面,是14世纪锡耶纳画派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将其与下个世纪桑德罗.波提切利的 Annunciation (c. 1490-95) 相比较,观者就能看出15世纪的大师们在中世纪晚期到文艺复兴时期的传统画法中运用了更多立体的形态和更强的透视感。

受文艺复兴鼎盛时期的影响,16世纪早期的画家们表现人物的手法更为自然、流畅。这一时期的典型代表人物是提香,他对色彩的高超运用技巧在其早期作品 Christ and the Adulteress (c. 1508-10)即可见一斑。16世纪晚期的风格主义(16世纪欧洲的一种艺术风格,特点是比例和透视因素的扭曲)也在这一时期的画作中得到高度体现,拉长的人体和有些迷幻的色彩出现在很多作品中。

17世纪是由米开朗基罗为代表的巴洛克风格,卡洛.多尔奇著名的Salome (c. 1681-85)能清晰地看到这种风格的影响。施洗者圣约翰可怕的头颅与娴静娇美的萨乐美之间强烈的反差让观者不由为之战栗。

17世纪意大利巴洛克最狂野的创新派画家萨尔瓦多.罗萨的两幅巨大画作展示了欧洲自由风景画的初始,在惯常的宗教主题之外,这两幅画表现了后来被称为“庄严风景画”的画风。

人们对经典历史题材的浓厚兴趣依然主导着18世纪的画家们,寓言和神话人物依然是这一时期画作的主题。不过,当时英国贵族时兴让子女遍游欧洲作为一种教育旅行,在意大利各地的游历中,这些英国主顾对场景画的巨大需求使画作的主题丰富起来,比如弗朗西斯科.格拉蒂的View of San Giorgio Maggiore (c. 1760)。

到了19世纪,新古典主义风格在卡姆基尼的两幅作品Death of Julius Caesar (c.1825-29)和Roman Women Offering Their Jewelry in Defense of the State (c. 1825-29)中表现得尤为突出。隆重的历史题材作品逐渐被新的时代以及对写实主义的浓厚兴趣所取代。

展览的最后一幅作品是安东尼奥.曼奇尼的The Sulky Boy (1886),法国印象派影响下的当代场景描写,与之前的风格天壤之别。
这500年的意大利油画,让你管窥欧洲艺术风格的变化,也会对这一时期在欧洲艺术史上产生的巨大影响有更为深刻的了解。

 

Giovanni Bellini, Virgin and Child, c. 1480-85
Giovanni Bellini, Virgin and Child, c. 1480-85
桑德罗.波提切利   The Annunciation, c. 1490-95
桑德罗.波提切利 The Annunciation, c. 1490-95
提香  Christ and the Adulteress (c. 1508-10)
提香 Christ and the Adulteress (c. 1508-10)
4
弗朗西斯科.格拉蒂 View of San Giorgio Maggiore (c. 1760)
安东尼奥.曼奇尼  The Sulky Boy (1886)
安东尼奥.曼奇尼 The Sulky Boy (1886)
6
卡姆基尼 Death of Julius Caesar (c.182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