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Coal Harbour,就会让人想到奢华、高档、美丽这几个词。这里鳞次栉比的豪华住宅楼,安静私密的环境以及无限风光,构成了一个令人无限向往的高尚海滨社区,还成为温哥华知名的旅游景点。

说起来,这又是一个丑小鸭变天鹅的故事。这个直译为“煤港”的地方南邻Georgia和 Pender大街(两条路最后交汇成一处伸向Stanley公园),北濒水边,东靠Burrard街,西傍Stanley公园。这样一个绝佳的地段起初只是一个掩尽千华、土里土气的柴火妞。

1859年,一艘英国勘探船在此发现煤层,因此给它起了一个很粗气的名字“Coal Harbour”。不过这里出土的煤不符合驱动蒸汽机所需的品质,因此也没有出现过大型煤矿,但这个黑粗傻壮的名字却是沿用下来。

1887年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开通至温哥华后,木材、运输、铁路等工业在这里兴旺起来。而1950年代的一场大火将港口的船坞彻底烧毁,其他工业于1960、1970年代陆续撤离。土小丫的转变发生在80年代,它被改做住宅用地,终于在发展商的妙手下洗尽浮尘,一展姿颜。

极富建筑美感的高档住宅楼,绿草如茵的公园,静谧的海边步道,豪华游艇聚集的码头,远处白雪皑皑的群山……它俨然已是高贵优雅、风华绝代的丽人。聪明智慧的华人为它起了一个更贴切的名字:高豪港。

Olympic-torch-vancouver这里的生活是闲适而安逸的。别看身处闹市中心,但时间到这里一转,慢下了脚步。没有湍急的车流与人声鼎沸,一切都静止下来,唯独运动的是那些沿海边小路骑自行车的、跑步的身影,还有水上飞机的起起落落,小船在水中偶尔轻摆,海豹时不时露出头来,向路人问好。清晨,迎着初升的朝阳跑跑步,看远山如黛,薄雾半掩;傍晚,坐在海边的木椅上看看书,享受夕阳的轻抚,或是望海发呆,看飞机起降,岁月静好,人生何求。

不过,可别以为这里闲适得让人昏昏欲睡。它是繁忙之后的稍息,它是“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忙中偷闲。也许,拐上一条街你就要进入那些丛林般的写字楼,扎进无边的工作中;也许,你刚从会议中心一个大型会议或是展览中出来,到海边吹吹风,透上一口气。这里连接着所有的繁忙、繁华,却转过头来,不动声色、姿态优雅地翘起二郎腿;这里是温哥华人崇尚的工作与生活两不误最精髓的体现。

而且,也别以为你只有看看景、吹吹风这么点事可做,尽管这里的景色连绵不绝、风光无限,这里的海风轻暖温柔让人吹不够。Canada Place和温哥华会展中心常年有各种活动,葡萄酒节啊,车展啊,时装秀啊……丰富多彩,Jack Poole Plaza还会举办各种有趣的社区活动。要不,你还可以和朋友们登上大游艇,饱览海上风光、尽享美食和热舞。再不,就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乘水上飞机飞到温哥华岛、惠斯勒或是阳光海岸。

Carderos-Coal-Harbour还有,各种各样高大上的美食餐厅。这里的诸多豪华宾馆可不是只有无敌美景给客人们欣赏,它们还有本地最好的美食,比如Fairmont Pacific Rim的 ORU Restaurant,Coast Coal Harbour的Preston’s, Westin Bayshore的Seawall Bar and Grill,还有Loden的Tableau。好吃的餐厅还有水边的Cardero’s、Lift Bar and Grill、一流日本小馆Hapa Izakaya、Mahony & Sons,和奥运火炬旁新开的Cactus Club Coal Harbour。

梅尔摩瑞小酒馆(Mill Marine Bistro)不能不提。它是一个隐秘的所在,藏在Cordova街的下面,从大街上没有任何入口,只有走到Seawall上才能发现这样一个妙处。夏天,骑车骑累了,或是跟孩子们在公园的草地上扔了半天飞盘,可以到这里歇个脚。要上一扎啤酒、三两小食,看看人,看看景,发发呆。

一切都将将好,一切都有腔调。

摄影/ Martin Know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