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名鼎鼎的Vij’s的老板Vikram Vij着一件白色棉布绣花衬衫,脖子上围着一条黑白花的丝质围巾,看着像个艺术家而非一个厨子。

“你知道吗,我从小的梦想是当艺术家、当演员,我很喜欢表演,家里来客人的时候我就为他们跳舞、表演节目。”他似乎一下被人戳中兴奋点,高兴起来,手舞足蹈,眼睛里流淌着异样的神采。

不过,梦想遇到了现实的阻力——他的父亲绝不允许自己的儿子走上演艺之路,希望他有个正当的职业。于是,他想出了当厨师这样一条路。“厨房就是我的舞台,我可以在厨房里表演,一样可以让客人们在享用美食时开怀大笑。”他的手势不由让人联想到乐队指挥,指挥着他的厨师们、萝卜青菜们奏响一曲激昂欢快的曲子。

I enjoyed every moment I was on the TV show, but I also love cooking. It is not just my restaurant, it’s my theatre.

这个想法得到了父亲的认可,于是19岁的少年离开家,离开印度,来到欧洲的一所学校,在奥地利和瑞士学习烹饪。那时他学的是法国菜。有一次一个来自班夫Spring Hotel的客人尝过他的菜之后要见他——他的菜很特别,在法国菜的基础上添加了印度辛辣的调料,而这个客人喜欢法国菜,也喜欢辣辣的印度菜。客人掏出名片递给他,说如果想到加拿大工作可以联系他。就这样,Vikram以出色的烹饪技术为自己换取了移民加拿大的绿色通道。

1989年来到加拿大后,他就在班夫Spring Hotel工作,直到1994年创办自己的第一家饭馆Vij’s。如今在CBC电视台Dragon’s Den节目做嘉宾看着别人在自己面前兜售商业计划吸引投资的Vikram,当初在自己创业时也经历过这一遭。他曾向4个印裔加拿大投资者展示自己开办现代印度菜餐馆的计划,希望他们投资2万元,但没有一个给他投,他们认为他的想法行不通,现代印度菜餐馆没前景。

Lamb popsicles
Lamb popsicles

最后,是支持他的父亲卖掉了自己在印度的最后一套房产,带着2.3万美金来到加拿大,帮助他实现了梦想。Vij’s的菜并非传统的印度口味,Vikram随心所欲地将印度各个地区的调料融合、搭配,创出了新式口味的印度菜。“就像中国,各个地方都有自己的特色菜肴,现在把这些地方的风格融合到一起就是一种新式风格。”Vikram说。他能把古吉拉特邦的调料与旁遮普邦的调料混作一处,他不用印度传统的筒状泥炉;但他所用的依然是印度的调料和印度的烹饪方法,只是它们来自于印度的各个地区。

就像先前让Vikram铩羽而归的那几个印度投资人,传统印度人对Vij’s的评价不高,普遍认为口味不太能接受而价格偏高。说到这,Vikram有些激动:“我们并非传统的主流印度菜,我们是新式印度菜,绝不是什么Fusion。你去没去过宝贝?我就非常喜欢宝贝。”呵呵,真是举了个很好的例子。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宝贝价格高且味道……说得好听是独特说不好听是怪,没什么人买账,想吃中餐的时候会去其他地方,即使去到宝贝的中国人也基本是第一次抱着探新奇的目的,而宝贝可是西方人眼中最好的中餐馆。这与Vij’s的情形大同小异。
不管怎么说,Vikram和他的新式印度菜在温哥华这样一个多元文化的城市大获成功。印度人不喜欢,这里有的是人喜欢。Vij’s不接受预订,大批食客会在下午5点半餐馆开门前的半小时就开始排队。“如果在七、八点才来,就别打算吃上了。”Vikram说。

Jackfruit
Jackfruit

2004年2月,Vikram在Vij’s隔壁开了第二家饭馆Rangoli,而他的第三家My Shanti也于去年在素里开业。Vikram不喜欢重复,他的每一家餐馆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一家餐馆的菜单都不同。“在Vij’s,我们做的是高档的晚餐party,要花一整天时间去精心准备;而在Rangoli,则更像是我们在给家人煮饭,而你碰巧路过;My Shanti供应的是原汁原味的舒服的印度餐,喜欢传统印度餐的人会喜欢去那。”他说,“我喜欢创造新的东西,我可不是Cactus。”开在南素里的My Shanti地方要比Vij’s大得多,有100个座位,装潢也更体现了印度风格,五颜六色的。Vikram建议,如果没有耐心等位且人多的话,还是去My Shanti,因为那里地方大,而且有大桌。

Shrimp Appetizer
Shrimp Appetizer

除了经营饭馆,Vikram还在电视台做三、四套节目,“我享受做节目的每一分钟,而从节目下来,我也享受烹饪。对我来说,餐馆不是餐馆,是我的剧场。”这个没当成宝莱坞明星的大厨挥舞着手臂,好像正站在他的舞台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