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是如今一个烫手的敏感词,招致不少非议。温哥华一家视频制作公司逆风而上,将镜头对准女富二代这个敏感人群,展示她们逛街购物吃饭旅游背后说闲话的生活。这个《公主我最大》(Ultra Rich Asian Girls)真人秀节目甫一露面就招致骂声一片,但从其火热的点击量来看也不失为一个成功的商业项目。《Boulevard》中文杂志近日将这个节目幕后人员请到前台,听一听他们对这个节目的看法,也扒一扒他们的真实生活。

Kevin-LiKevin Li
制片人、主创

温哥华出生并长大的Kevin Li在BCIT 学的广播电视专业,入这行已有17年,先是在City TV和CTV做新闻节目的编导,后自己拍摄纪录片和广告片。《公主我最大》是他拍摄的第一个真人秀节目,没想到一下子爆红,将他从镜头后带到了镜头前。

谈起拍这个节目的由来,Kevin说他在拍摄一个有关中国移民历史的纪录片时,了解到来加拿大的中国移民有三个明显不同的人群,第一波来的是农民,第二波是香港来的,而最新一波是大陆来的。“最开始来的移民很穷,之后来的香港人都有些钱,开的是宝马、奔驰,而现在大陆来的在开法拉利、兰博基尼、宾利和劳斯莱斯,这超出了我对中国移民的了解,作为一个做了很多年新闻的电视人我对这拨人很感兴趣,就想以此为主题拍点什么。”Kevin说道。

创意来自温哥华真人秀节目《The Real Housewives of Vancouver》,Kevin也曾考虑过是否以中国富太太的生活为题材,但很快放弃,转向更有表现力、更受欢迎的年轻一族,以真人秀的方式拍摄这些白富美们的生活型态。

对于节目所引发的那些负面评论,Kevin不以为然,他认为这群女孩子挺不错,“你看其中有个角色Chealsea,她取得了UBC数学荣誉学位,还会弹钢琴,说句玩笑话,如果把这样的女孩带回家我妈会很开心。”Kevin呵呵笑起来。

不过,这也纯属玩笑——他已经有了女朋友。父母移民自香港的Kevin一直靠自己辛苦奋斗,如今成立了自己的公司Little Rum Production Inc.,主要拍摄广告片和纪录片。为什么叫Little Rum呢?“我的中文名叫李冠扬,小时候祖母总叫我‘小羊’,就这样公司名字就取其英文译名。”Kevin解释说。

这个笑起来很阳光爽朗的年轻人有着简单的生活,业余爱好舞龙、舞狮表演,每年的中国城新春游行都有他的表演。他还曾经在2006年专门去北京语言大学学过国语。为什么想起来学国语?“觉得国语会越来越有用啊,这不是现在就用上了吗?”还真是。

(Kevin照片由其本人提供)

Desmond-ChenDesmond Chen
联合制片人

你要是看Desmond的履历,我保证你最终会昏了头——他名下的企业光饭馆就有Thai House、Urban Thai Bistro、Pink Elephant Thai,还有房地产管理公司、贸易公司、模特经纪公司、明星包装公司、媒体公司、家具公司……天啊,反正我是数到半路就放弃了。而且,我可没算那些过去的经历,这些头衔的任职时间全部是“至今”。就在刚刚,他还发来信息,告诉我他的两款创新App马上要面世了——真不知道,还有什么是他不干的。

他精力充沛,眼神灵活,跟你交谈的时候你甚至能听到他脑子里那部机器飞速转动的声音,而这个声音也时刻提醒着你:小心点,别被他卖了还替他数钱。他知道他要什么,也知道哪些应该藏起,哪些应该展示——他会不停地告诉你:咱别说这个了,或这个我不想说,我想说的是……

这种聪明劲儿可不是从书本上来的,而是透着长久社会磨练带来的精明和那么一点油滑。他生于列治文,13岁就开始在周末的时候到父亲的饭馆Thai House的后厨帮忙,16岁的时候转到前台,后又到公司总部学习更多公司运作方面的知识,从人力资源、会计、市场营销,到采购、制定预算等活计,统统干了一遍。“我18岁的时候独立管理一栋物业,那些租客年龄是我的两到三倍,觉得我年龄小什么都不懂就想算计我,与他们打交道的过程中我学习到很多东西。人们上大学会从书本里学到知识,但是我学到的这些可不是能从大学里学到的。”他说。这些知识将他塑造成一个精明的商人,他头脑灵活,点子多多,不停地在各种领域创办企业或与人合作。“我可不能将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他的理由很充分。而与Kevin合作这个真人秀节目是其中的一个篮子。

18岁的时候,他还学到了另一件事——他的第一个孩子出生,让他懂得了什么是父亲的责任。他的青春期短得似乎就从未来过,同龄人上大学、泡夜店的时候,他在承担企业与家庭的双重责任。现在孩子们长大了,他可以为自己的爱好花些时间——工作之余他喜欢打曲棍球和网球,这些竞争性颇强的运动让他兴奋也能释放压力。他时不时还去泡泡夜店,“我在补过我的青春期。”他哈哈笑起来。

PamZaoPam Zhao
助理制片人

她着华服、化浓妆,镜头前摆出各种妖冶的姿势。不过,千万别急着给她贴标签,跟她聊一下再说——然后你就发现,这小女子不简单,还是蛮有头脑的。

Pam 12岁的时候随全家投资移民加拿大,等她上11年级时父母就回国照顾国内生意,留她一人独自生活。尽管家里经济不错,但对她管教还是比较严的。那时她住homestay,每月只有100元零花钱,想买贵些的东西都要向家里要。14、15岁的时候她在阿伯丁中心 Food Court里的一家铁板烧打工,16岁的时候在Park Royal 的一家服装店打工,上大学时也在断断续续地打工。

2013年Pam从UBC大学商业贸易专业毕业,原本就对艺术、娱乐和媒体感兴趣的她在找工作的时候发现对本专业的工作提不起兴趣,于是在朋友的建议下创办了模特经纪公司。“这个成本低,而且我也喜欢。”她解释说。可是,25岁的年纪,与客户打交道人家能信任你吗?“只要给我说话的机会就完全没问题,他们会觉得你说的有道理,就会信服你。”她对此很是自信。

Pam在《公主我最大》第一季中被朋友拉进来做一些幕后的工作。“我对幕后比较好奇,很想学习。”她说。每集中英文字幕全部是她打字、翻译的。按说她家的条件也很不错,为何没有像其他女孩一样站到镜头前?“我觉得我家没有到ultra rich的水平,我家只是decent。有钱的人好多,你有钱总会有人比你更有钱。”她的语调里透着一种客观的冷静。不过,Pam在第一季后期的时候露过面——Joy的小老板,那个干练、霸气、被称作“将军”的大姐大。而在第二季,她将全面出镜。“这第二季主要是表现女孩子们事业的。”她解释出镜的原因——你看,我说她有脑子吧。

说到这个秀,Pam似乎很想为它正名:“其实这个秀只是表现了她们生活中的一部分,你只看到她们吃喝玩乐这一块。我跟她们比较近,看到她们更多的生活,有些人半夜两三点还要去工作。”

经营着模特公司,经常衣着华丽地出席活动,但Pam认为这些光鲜亮丽都是表面的,甚至不属于自己的。她私下的生活很简单,有男友,有室友,她跟自己的好友合住。“每天家里有人做好饭等你的感觉真是很幸福,我已经好久没有体会到家里有人等了。”这个从小就一个人生活的女孩说。

(Pam照片由她本人提供)

摄影/ Alfonso Arnold
发型、化妆/ Elena Ismail
造型/ Sarah D’Arcey, Sophie Coltellaro
摄影助理/ Frans Hanc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