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这个闭关锁国多年、自然风光秀美的国家,对我有着强烈的吸引力。

尽管Varadero、Cayo Coco 和Holquin这些漂亮奢华的度假酒店简直就是古巴热带海滩上的伊甸园,但我还是选了加拿大的“古巴游轮”(Cuba Cruises)带我探索这块神秘之地,坐船沿这个国家走一圈绝对与其他游客的体验不同。就像哥伦布在1492年发现这个加勒比海的瑰宝、其后西班牙和英国探险家进入这个岛国的时候一样,我在探索这块充满了文化味道的土地时,有着同样的兴奋和激情。

在离开哈瓦那旧港之前,我在这个人口逾两百万的古巴首都转了转。这个城市由西班牙人建于16世纪,分为各种不同的地区,从1982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认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历史中心(这里有四轮马车),现代摩登都市与经典老建筑(包括建于1956年声名显赫的FOSCA大厦)相融合的生机勃勃的Vedado和著名的Malecón海滨长堤,到古老宏伟的公馆和大使馆集中的Miramar Playa,哈维那荟萃了各种精美的设计和独具特色的建筑。

除了历史、人民和建筑,如果只让我用几个词概述古巴的话,那就是雪茄、萨尔萨舞和朗姆酒,这似乎构成了古巴文化的三部曲。在哈瓦那行走,要准备好随时被带入萨尔萨舞那欢快诱惑的舞步和令人陶醉、活力充沛的音乐中。到处都有突然出现的即兴表演,尤其是在夜晚的老城,那才是它真正焕发活力的时刻。著名的La Bodeguita del Medio是享受一顿正宗古巴大餐的好地方,海明威当年经常光顾此地,抽一支这里的mojito和雪茄,或是要上一份古巴传统的烤猪肉配米饭和豆类。晚饭后,我们直奔18世纪的堡垒San Carlos de la Cabaña,那里每晚都有传统的鸣炮仪式。

炮声响过之后就意味着我们要登船开始新的航程了。

cuba-1我们的豪华游轮Louis Cristal是一艘两年前翻新过的中等尺寸的船,能容纳将近1000个乘客。它的设计风格类似摩登的游艇,公共区域颇为现代,全部采用木饰面和玻璃,宽敞大气。休息厅风格的剧场宽敞舒适,上演着由加拿大和古巴本地艺人献上的空中杂技。船上有数家餐厅,既有自助餐也有点餐,包括一家供应阿尔伯塔省顶级牛肉的牛排馆。游轮上还有一个规模不大的Spa(带一个公共浴室)和健身中心。

沿古巴北部海岸线航行了一天之后,我们出发去西班牙殖民城市Holquin和小村镇Biran,后者是卡斯特罗家族于1915年建立的。这个新近翻修过的国家级历史遗迹是个活的博物馆,有住宅、学校、邮局、马厩和赌博竞技场,参观之后对这个世界知名领袖的过去有个大致了解。

向岛的东南方行驶,我们到达了圣地亚哥,古巴的第二大城市,建于1514年。这个迷人的西班牙殖民城市具有丰富的历史和文化。从大教堂、市政厅,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历史遗迹圣佩德罗德拉罗卡城堡(San Pedro de la Roca Castle),各种巴洛克风格和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建筑将壮丽的主广场包围。当地的音乐和传统舞蹈也非常有名,是今日迷人、性感的萨尔萨舞的前身。这个城市还被认为是古巴非洲移民最多的城市,众多海地人在18世纪晚期的奴隶起义运动中从他们的国家逃到这里。

沿着南部海岸,Louis Cristal朝西驶向Cienfuegos,另一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世界文化遗产。这个城市由法国移民建立于1819年,具有南部明珠之称。名字很贴切,城市里到处是漂亮的大街,街两旁簇拥着各种新古典主义和新哥特式建筑。从建于1833年的Cathedral de la Purisma Concepcion大教堂,到Jagua Bay沿海的宅第,再到建于1913年的Palacio de Valle,Cienfuegos确实是古巴珠宝盒里一颗璀璨的钻石。

在回到哈瓦那之前,船行到了这个国家另一个明珠暗藏的宝地Punta Frances。白色的沙滩,蔚蓝与青绿色的海浪,这里是青年岛(Isle of Youth)上的一个国家公园,以其藏宝故事而著名。在16和17世纪,这里是西班牙帝国船队与武装民船和海盗作战的地方,因此这个荒凉的岛屿被认为是罗伯特.路易斯.斯蒂文森《金银岛》(Treasure Island)故事的发生之地。这个未被人为损坏的自然天堂只有少量的基础设施,也未做大量的宣传,我们作为“古巴游轮”第一批来到此地的游客,觉得这里简直就是自己的私人海滩。

起锚开船,我们离开了这个美丽的岛屿驶向终点哈瓦那,这个神秘国家的游船探险之旅也愉快地结束了。

摄影/ Michel Chico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