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告诉你和女孩混在一起会发生的麻烦:当你们同处一间实验室时,往往会发生三件事:你爱上了她们;或者她们爱上了你;如果你批评她们,她们会哭。”

上面这段话是英国皇家学会知名科学家、诺贝尔奖得主蒂姆亨利博士说的,6月10日他因发表这段“科研歧视”言论遭到抨击,更糟糕的是,他任职的伦敦大学发表官方声明,蒂姆亨利教授从伦敦大学辞职;紧接着,他又从英国皇家学会被迫辞职。

这事儿发生前几天,我国内一女友跟我闲聊时说起另一档子事,也涉及歧视。她跟朋友吃饭,席间一男性友人谈起一位女性工作勤奋,说,这种四十多岁还没结婚的女人,一天到晚待在办公室,简直太可怕了。我女友立刻反唇相讥:你自己一心扑在工作上就是一心奉献,四十多岁的单身女性要一心扑在工作上就是可怕?!若这位女性不好好工作,想必又会说,你看她真可伶,男人吧没有,事业吧也没有。

这两件事,一个是对女性整体的歧视,另一个是对更具体的一个女性群体——大龄单身女性的歧视。不同的是,英国那哥们被迫辞职了,落得个灰头土脸;中国这边,男士们凭借着没来由的性别优越感,在各种场合肆无忌惮地表达他们的歧视,没任何后果,而且反驳者要先掂量一下自己的情况才敢回嘴。

比如,我这朋友就承认,要不是她已婚,可能也不敢在饭局上当众反驳翻脸,因为这会给她招致更多非议:你看她嫁不出去就是因为脾气乖张……

于是乎,大龄单身女就如此被妖魔化、被置于言论的死局——只要没有男人,不是可怕就是可怜,或者可怕可怜交加;还别回嘴,要不罪加一等!真是庆幸,我人在国外,要不像我这样既是妖魔又爱回嘴的还不被凌迟而死?

其实,细想想,说这些话的很多人也未必真这么想,但很多流俗的话会不经思考进入大脑,诉诸唇舌。我小的时候也总听人说自己的女上司怎么工作狂,怎么性格古怪,最后总有恶狠狠的一句话:哼,她就是嫁不出去的老处女!我也不记得自己是否在年少轻狂时学人话这样说过,但肯定是没有思考过。而直到现在,社会变了又变,科技日新月异,歪果仁老大岁数不结婚的街上一抓一大把,而我们却还在被这些传统思维占据大脑,以这些传统思维形成的主流语境向女性施加看不见的压力。而且,说这些话的还不乏女性自己。

再进一步想,这种主流语境是很多社会问题的根源:比如,多少女性会因此不敢脱离不幸福的婚姻继续苟且;比如,多少父母因为不敢承受压力逼着女儿进入不合适的婚姻。

我一女友的父母在逼婚的时候说:是沟是崖你总得跳啊!我在饭馆偶遇的一位加国年长女士指着身边的伴侣笑盈盈地说:“你看,这是我在五十岁时找到的。别急!”

篇幅所限,无法深谈。最后只想说,别被一些貌似主流的老话牵着鼻子走,说之前过过脑子,尊重他人,保持自己的体面,同时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救了自己——不论男人女人。另外,现在身在加国,可要小心管好自己的嘴巴,弄不好像前面那哥们一样就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