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流金岁月

温哥华秋风秋雨一片肃杀的时候,姜育恒来了。这个名字代表的是一场回忆,一段岁月,青春的年纪里,看他一身白衣,缓慢而伤感地唱着忧郁的歌,拨动了年轻的心里那根彷徨怅惘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弦。多年之后,斗转星移,去国离乡,他却裹挟着那段久远的记忆加上熟悉的故土的味道,来了。不错,这样的季节,这样的天气,非常姜育恒。

等见到了他,才知道,记忆中那个白衣黑镜的忧郁男子,和那段青春岁月一样,已走远,不再回。现在的他,是个知天命、乐淘淘的大叔,动不动放出一串爽朗的大笑,让人也不由替他高兴起来,只是忍不住对心里那个清瘦、蓝调的背影暗自叹了口气。

已过知天命之年,快及耳顺,他是如此入世而随和,周围一切关系都打点得顺顺畅畅,让外界和自己都舒舒服服的。演唱会之前的媒体发布会上,前来的媒体准备不足,提问的很少,一时冷场,他会主动打着哈哈说一些有趣的事把这尴尬岔过去。演唱会进行到尾声,他会特别致谢赞助商,将Leone Fashions品牌时装店、瑞邦金融、OEC有机环保公司等一连串公司的名字念一遍,还逐一询问一下这些公司的具体业务,为他们打了个大大的广告,更对主办这次演出的加中传媒深表感谢。而对于热情的观众,他也是温暖体贴。有上台来敬酒的,他一口干掉;上台来献花的,他热情拥抱;那些在他演唱过程中拥挤在台前要跟他握手合影的,他尽量满足,但不失分寸地告诉大家,一会儿会下场互动但现在他要好好唱歌,否则对楼上观看演出的观众不公平。

singer3当然,亲情也交待得圆圆满满。晚会上,一首《烛光里的妈妈》,他缅怀起他那过早离世的母亲。姜育恒的母亲勤劳坚强而善良,但在他高三时就患病去世,对他打击很大,也是早年间让他沉默忧郁的原因之一。而演唱会过半,他忽然像来亲戚家串门一样,说我太太也在这里,转身就下去把太太领了上来。小凤姐上得台来一直忙着给老公擦汗,尽显贤妻本色,之后两人手牵手唱了一曲闽南语的《家后》。夫妻俩从相恋至今也近三十年,感情一直不错。

还有朋友。“嗨,嘉豪,嘉豪!上台来!”他把自己的好兄弟也拉上台来,两人勾肩搭背一起唱了首《女人花》。这次的演唱会就是由他这个好兄弟鼎力促成,一到温哥华姜育恒就扎到朋友堆里,豪饮欢唱,痛快淋漓。之前他瞒着小凤姐操办结婚纪念日,给一众友人只发了个简短的信息,大家就不问缘由天南海北地来了。“朋友是我最大的财富,每天跟朋友在一起,我很开心!”他在采访中这样告诉我。

singer2这三十年的回顾,这最后一次的登台,他仿佛要向他热爱的观众们原原本本地交待他的生活——看,我太太贤惠,我家庭幸福,我还有很多好朋友,放心吧,我很快乐!你们也好好的。一场演唱会到最后变成了一个热热闹闹的KTV大趴,不止台上,台下的观众们也在忘情地跟着一起唱。这些歌,这些岁月,都是我们一同经历过的,这一夜,就让我们再一次重温。

幕,终有落下的时候。他说:“也许下一次看见,我就只是个从你身旁走过的平凡人,记得和我打声招呼。”

今夜不会再有,难舍的旧梦,曾经与你有的梦,今后要向谁诉说……


singer4

我现在充满了喜悦

在演唱会之前的媒体见面会上,Boulevard中文杂志获得了难得的独家采访机会,与姜育恒聊他过去、现在和未来的生活。

Q:你过去一直在唱忧郁的歌,曾经有过“忧郁王子”之称,但看现在的你一点忧郁的影子也没有,完全是个开心乐观的人。是过去令你忧郁的事解决了?还是中年以后想开了?
A:有些东西不是刻意营造的,而是不谋而合的。我是韩国华侨,家境不是很好。初中就开始过独立的生活,发生很多事,那时唯一的慰藉就是弹吉他唱歌,而且是自己唱给自己听的那种,我的有些Blue的东西都是透过音乐来释放的。而且当时唱的都是一些慢歌、情歌,与公司希望营造的形象很吻合。但其实我是很乐观和豁达的一个人,尤其是现在。

Q:好吧,忧郁了那么多年,我们现在就谈些高兴的事。现在生活中什么是让你最高兴的事?
A:我现在都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我物质欲望很低,现在的一切已经能让我生活无忧。我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打高尔夫球,还做了很多慈善,有些是公开的,有些是不公开的。我有个很出色的女儿,她是我生活里最重要的一个寄托。虽然跟她相处的时间不多,因为她在伦敦念书,但是我知道她的任何情况,也能预见到她的将来,心里就很踏实,充满了喜悦。
我还有很多好朋友,大家即使很多年不见,再见面还是有很多话说。我曾经办了一个晚宴,用短信通知的大家,内容很简单,就是几号在什么餐厅我希望看到你,发出去121条短信,回复我的是119个,大家问都不问。他们有从纽约来的,从新加坡来的,从印尼来的,从韩国来的,从日本来的,共来了119个。那天是我和我太太的结婚纪念日,虽然大家都不知道,但是全来了。我心里很温暖,所以我最大的财富是朋友。像我这次来温哥华,也是因为这里有很多好朋友。我的生活里现在充满了喜悦,每天跟好朋友在一起。

Q:现在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多少时间工作,多少时间休息?
A:我现在除了工作就是工作,没有别的。我在工作的时候带着我太太,酒店就是我们的家。虽然我们自己的家在台湾,但在台湾的日子一年不到两个月。

Q:这次演唱会的主题是“回首三十年”,那么现在回首这三十年,你最大的感想是什么?
A:我竟然可以把自己最喜欢的东西变成职业,真的要感谢上帝,这是太幸福的一件事。我没有任何副业,只有唱歌这一件事,一路走来31年,现在要走到终点了。

Q:你的意思是要退休了吗?
A:我要退休了,这次演唱会之后就要退休了。我不会宣布“我要退休了”,没有这个必要,但我会把演艺圈的事安排得越来越少,去做其他事,也是自己喜欢的事。

Q:那后面的计划?
A:没有计划。第一,我不会想去赚钱。我刚才也说了,我物质欲望没那么高,没想要开多豪华的车,住多好的房子,我现在什么都有了,那赚那么多钱干什么呢?当然我要有事情做,而这些事情都是我喜欢的。

Q:那是什么事情呢?
A:现在不告诉你,以后再说。哈哈哈……

Q:好吧。很多人都是听着你的歌一路长大的,包括我,现在你要退休了,想对我们这些歌迷说点什么呢?
A:谢谢大家的陪伴,一起这样走过来。虽然很多人是听着我的歌长大的,但我宁愿想成是大家一起成长的。我的歌有很多功德你知道吗?两个人因为我的歌认识,最后结婚生子,这样的事很多。

Q:那给我们讲讲这些故事吧!
A:我去福州,有个DJ告诉我,当初两个男孩子追她,她要找我某一首歌而又找不到,就跟两个男孩子说,谁帮我找到我就嫁给谁!哈哈!也有一些蛮伤感的故事。有一次我在上海开演唱会,有一个男孩子跑到后台来看我,说是因为我的歌他认识了他的女朋友,但是后来分开了。他相信她今天也在这个演唱会的某一个角落,但当时两个人都已各自嫁娶,我听了好心酸啊!还有一个人跟我说,当时他二十多岁在火车上听着我的《驿动的心》到深圳,现在是深圳一个大企业家。所以说我的歌是伴随着大家一起成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