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中秋。早晨醒来,太阳已经暖暖地晒进来——是个好天,能看到月亮。

躺在这片暖阳下,没有“每逢佳节倍思亲”的离愁,倒是忽地忆起小学时的中秋晚会。那时候,我们小学每年都会在中秋当晚举办一场盛大的中秋晚会。操场布置得漂漂亮亮的,领操台打扮成舞台。有一年,我记得舞台的背景是一艘火箭驶向月球,我在之后的作文里用“风驰电掣”形容火箭飞向月球的状态,还受到了老师一番隆重的表扬,不过,老师同时指出,“掣”那个字写错了。

全校师生将课桌椅搬出来,在操场上围坐成一大圈,校长讲话后,就是各班表演节目,大家边看演出边吃月饼,开心得不得了。那时候,我爸老给我买一种叫做“自来红”的月饼,他以为他爱吃的就是最好的,可我不喜欢。吃了两年,在我强烈抗议下,他开始给我买五仁月饼。那年头所有的月饼都是硬邦邦像砖头,拿它砍人都不带掉渣的,哪像现在的月饼如此娇贵酥软。Anyway,那时候吃着还是挺美的,尤其边看表演边吃,尤其与大家一起吃。

最高潮的部分是放孔明灯,不知道是老师自己做的,还是学校买的,几十个大大的孔明灯,被点燃了徐徐升空,极为壮观,我们仰着脑瓜看,真心以为这些灯能飞到月球上,看到嫦娥姐姐。学校周围的邻居们也都跑出来,聚到操场一起看。

中秋晚会似乎是我们小学最盛大的活动,那时候每年都盼着,像盼过年一样。后来长大、工作,如此印象深刻的事也被更多更重要的回忆淹没了,今天不知怎的,灵光乍现,忆海钩沉,把它想起来,犹自开心了好一阵。当时小什么都不想,而现在回忆起这事才觉出老师和校长的辛苦,团圆节都要甩了家庭陪我们这些小破孩耍。

说起团圆,自出国之后虽也每年回国,但中秋节从未和父母在一起过过。对于离国离家的人,每个节日都会有些伤感,尤其是中秋节。从去年开始,我策划了中秋野餐会,邀请周围的好邻居们一起过节,大家来自世界各地,凑在一起有如八国联军。我们在公园的野餐台上铺上漂亮的桌布,摆上讲究的瓷器和各种美食,夜深时再点燃精致的烛台。大家好像坐在一个浪漫的户外餐厅里,品美食,吃月饼,听我讲中秋节的由来和文化习俗。这边太阳落下,那边月亮升起,我们仰望她的光辉,亲如一家。这两年中国节日他们随我过,洋节我随他们过,大家凭空多了很多节日,都很开心。

昨夜给妈妈打电话贺中秋,妈嘱我月饼少吃,又问我要怎么过,我向她说了中秋野餐会的安排,她甚是高兴——一直怕我孤单,现在有这么多人跟我一起过节,她就放心了。

邻居刚刚来电,向我汇报她将准备的食物。哈哈,我也该去准备了!

我们不在一起的日子,都好好地照顾好自己,好好地开心过每一天。

祝大家中秋愉快!每一天都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