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百年老品牌曾经辉煌、后又沉寂、再被偶然发掘光彩重生的传奇故事……

9月12日-13日举办的第六届豪华和超级名车展(Luxury & Supercar Weekend)上,除了那些酷炫的豪车吸人眼球外,在The Vault in the Garden展出的John Rubel精美绝伦的珠宝首饰可算是另一大亮点。设计奇巧、做工精湛、品质高贵,这些融合了现代元素的古董首饰可谓是高档珠宝中的顶级精品,每一件都价格不菲。从现场保安的荷枪实弹戒备森严,可见一斑。

Sophie Mizrahi-Rubel
Sophie Mizrahi-Rubel

John Rubel现任掌门人Sophie Mizrahi-Rubel是个美丽、真诚又可爱的法国女士。天气很热,我们选择在展棚外的树荫下聊天,她随意地让人把价格昂贵的首饰一趟趟从展棚里拿来展示给我,紧张得保安端着枪一路相随。从John Rubel的历史说到最新的设计,一个百年老品牌曾经辉煌、后又沉寂、再被偶然发掘光彩重生的传奇故事,随着Sophie的轻言慢语,一波三折地跌宕在这个初秋的美好午后。

John Rubel的故事最初起源于Sophie的曾叔父John和Robert。两兄弟1915年从布达佩斯来到巴黎,在靠近旺多姆广场的位置开了他们的第一个工作室。由于设计出色、做工精湛,很快,那些最负盛名的珠宝商都蜂拥而至,让两兄弟来为他们设计和制作珠宝首饰,其中就包括法国最著名的珠宝奢侈品品牌梵克雅宝(Van Cleef & Arpels)。

John Rubel设计、制造的古老的“Rockette”胸针(左),是Sophie设计的蓝色卡门戒指(下)和耳环的灵感来源。 由Christie's售出的古老的手镯(右上)是Sophie设计的新系列里Ginger戒指(右下)的原型。
John Rubel设计、制造的古老的“Rockette”胸针(左),是Sophie设计的蓝色卡门戒指(下)和耳环的灵感来源。
由Christie’s售出的古老的手镯(右上)是Sophie设计的新系列里Ginger戒指(右下)的原型。

他们为梵克雅宝制作的著名的“玫瑰”手镯在巴黎的现代工业和装饰艺术展上展出,并于1924年获得大奖。他们绝不单纯地按照梵克雅宝艺术总监的设计进行制作,并且很快向梵克雅宝提供了自己的设计作品。渐渐地,Rubel这个名字被人们视为一种格调,一个醒目的标志,一个上世纪“疯狂年代”艺术风格的代表。

1939年,梵克雅宝在纽约开店,说服Rubel兄弟跟随他们来到这里,继续为他们设计制作首饰。两人在曼哈顿开了另一间工作室,踏上了在美国的创业探险之旅。纽约丰富多彩、纸醉金迷的生活很快让他们沉醉,也给他们带来了更多灵感。有一次,John在下东城的一间拉丁夜总会晚餐的时候,弗拉明戈舞者的表演让他深受启发,遂在桌布一角匆匆画了个草图:优美又娇柔的吉普赛女郎用一只手提着裙子,敲打着鞋跟。草图上的跳舞小人后来变成了一个美丽的胸针,而由此诞生了Rubel兄弟经典的女舞者系列首饰,其中著名的西班牙舞者胸针被梵克雅宝订购。

johnrubel21942年,Rubel兄弟自己的品牌John Rubel诞生了,第一间店位于纽约第五大道777号。他们的品牌以独一无二、永恒经典的设计和精美的工艺被世界认可,被达官贵人们拥趸,一时风头无两。他们当初的作品至今仍然深受收藏家和国际拍卖行追捧。

50年代之后,两兄弟年事已高,回到巴黎颐养天年,纽约的店也就逐渐关闭了。Sophie的祖父Marcel当时已成为一名成功的钻石商人,续写着这个家族在珠宝界的传奇。而曾经显赫一时的John Rubel品牌却在几十年中一直处于休眠状态,直到2012年的某一天,这个家族的第四代传人Sophie跑到阁楼上找东西,却在无意中发现了被遗忘的宝藏:数百张素描、速写和水粉画,都是当年20多岁的Rubel兄弟创作的首饰设计。从小在珠宝界浸淫,并为数家顶级珠宝商工作的Sophie看到这些“睡美人”的时候,她知道她的使命是什么了——重振家族百年品牌的时候到了。

她在这些原始设计的基础上,加入了一些现代元素,新的设计既有百年陈韵又具有时髦的现代感。比如蓝色卡门戒指(Blue Carmen Ring),就是她在原来的女舞者系列的基础上改造的,现在,两条漂亮灵动的蓝裙子飞舞在佩戴者的手指上。

johnrubel4经过三年的设计、制作,Sophie完成了她的“Vies de Bohème”系列。来温哥华参加The VAULT in the Garden展览之前,9月8日她刚刚在巴黎进行了首次展示,而这个时候正值John Rubel品牌诞辰一百周年之际。选择在这个时候,让沉寂几十年的奢侈品牌再生显然具备着特殊的意义。“ ‘Vies de Bohème’是对John Rubel的献礼,在它百周年的时候唤醒这个沉睡的美人,并赋予她新时代的活力。这个系列传承了John Rubel的DNA,色彩鲜艳,大胆而充满活力,女性魅力十足。”Sophie说道。

除了在设计上具有百年John Rubel的魂魄,在制作工艺上,Sophie也秉承着家族先辈精益求精的传统。“我希望把工艺大师置于John Rubel的核心位置,显示精湛的制作工艺所带来的巨大价值,没有这一点就没有奢侈品的存在。在这方面,我绝对是受祖辈的影响和指引。”她不无骄傲地说道。

而此刻,在她颈项上、耳垂上、手指上舞动的璀璨珠宝,正穿越了历史的浸染,闪耀着新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