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asso-01640

毕加索无疑是20世纪最重要的现代派艺术大师之一,他的作品充满了想象力和视觉冲击力,对后期印象派之后的架上绘画风格带来了长久而深刻的影响。而更让后人迷恋毕加索的原因之一,是毕加索一生的艺术创作风格多变,从早期的“玫瑰时代”到“立体派”,到“新古典主义”,到“超现实主义”,似乎每过几年,毕加索的画风都要“哗”地一变。

究竟是什么让毕加索改变了自己?

温哥华美术馆新开幕的展览“毕加索:艺术家和他的缪斯们”从一个极为巧妙的视角,为人们揭开了毕加索作品风格变化的“世纪之谜”。

缪斯,希腊神话中主管艺术的女神——用在这个展览的名字上,实在是再贴切不过了——毕加索是个艺术家,而女神主掌了他的艺术。

毕加索生于1881年,在他23岁的时候,他认识了与他同岁的费尔南德·奥利维耶(Fernande Olivier,1881-1966),后人说,奥利维耶是毕加索的初恋。与奥利维耶的相识之后,柔和的粉红色调很快成为毕加索画布上主要的颜色。娇滴滴、暖洋洋的玫瑰色代替了沉重抑郁的蓝色,毕加索的”玫瑰时期”就这样开始了。

跟奥利维耶在一起的时期,毕加索的画中还开始出现了立体主义的雏形。立体主义是一种新的表现方式,人不再是人,人的头像、身体改由大大小小的几何方块、线条结合而成,这种做法被后来的未来主义、构成主义的雕塑家们加以发展,促成了现代雕塑的第一次高潮。

1917年,36岁的毕加索认识了26岁的奥尔加·柯克洛娃(Olga Khokhlova,1891-1955),当时她是著名的俄罗斯芭蕾舞团的专业舞蹈演员。他们的关系迅速升温。 第二年,她放弃了舞蹈生涯与毕加索成婚。随着战争的结束,毕加索和柯克洛娃返回巴黎开始安逸的生活,这时期毕加索作品又转为“新古典主义”,抽象的线条没有了,人的相貌具体而平和。1921年,毕加索和柯克洛娃的儿子出生。毕加索为柯克洛娃创作了雕像《坐着的裸体女人》(Seated Nude,1922), 抒情地传达了母性的光辉。

Picasso-04/640

《伸展手臂的女浴者》,1929年

1927年,毕加索在与柯克洛娃的婚姻中,认识了18岁的玛丽.泰瑞丝.沃特(Marie-Thérèse Walter,1909-1977),两人经常秘密幽会,毕加索偷偷地展开了他的第三段恋曲。人近中年的毕加索以多姿多彩的颜色和宁静的意象描绘着沃特鲜明的个性。在这一阶段的毕加索作品中,沃特的扭曲而不自然,毕加索的画风开始转向了超现实主义。1935年,沃特和毕加索的女儿出生,但欢乐过后却是1936年西班牙内战的爆发,毕加索在与柯克洛娃分居之后,并没有迎娶沃特,而是开始了与朵拉·马尔(Dora Maar,1907-1997)的恋情,这对沃特是致命的打击。

朵拉·马尔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超现实主义摄影师,因为同为西班牙内战感到悲痛,马尔的表情被展现在毕加索的绘画《哭泣的女人》(Weeping Woman,1937年)中,而同样的主题也运用在毕加索的大幅壁画《格尔尼卡》(Guernica ,1937年)中。两人经常一起创作。随着1939年世界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艰难的生活通过暗淡的色彩和断裂的色块显现在毕加索给马尔创作的画像上。

 

Picasso-05/640

《躺着阅读的女人》,1939年

1943年,毕加索62岁,他结识了22岁的艺术系学生弗朗索瓦兹·吉洛(Françoise Gilot 1921-)。毕加索在这个时期的作品中不断捕捉吉洛肖像风格的变化,例如1946年的肖像油画巨作《戴黄色项链的女人》(Femme au collier jaune)。二战后,毕加索和吉洛的两个孩子的降临带来了一段稳定安宁的生活阶段。

但是几年之后,平静的生活又被“人老心不老”的毕加索打碎。

1953年,毕加索72岁,他认识了26岁的杰奎琳·罗克(Jacqueline Roque,1927-1986),两个人很快结婚,杰奎琳是毕加索的第六个也是最后一个女人,也是毕加索生命最后二十年的首要创作对象。

毕加索逝世于1973年,为后人留下了价值难以估量的艺术作品,而其中的很多,都是以他生命中那些不同的女人为主题。

从温哥华美术馆走出,我一直在思索,毕加索与他的女神,究竟是谁成就了谁?毕加索的恋情对他的爱人们来说是幸与不幸?

毕加索一生恋情不断,准确地说,是不断移情别恋,这对与他在一起的女人们来说无异于噩梦。毕加索第一个妻子奥尔加就因为他的拈花惹草而精神崩溃住过精神病院,而他的情人玛丽.泰瑞丝.沃特被他抛弃后伤心度日,在他去世后选择了自杀。

然而,艺术家的才情也必定让她们幸福地绽放过,如果没有毕加索,她们可能早已和其他芸芸众生一起被历史遗忘。因为有了毕加索,她们的名字才得以流传至今。

可另一方面,如果没有这些女人,毕加索还能成为毕加索吗?很难想象没有这些女人,毕加索会怎样,他还能有那些激动人心的作品吗?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些女人就是毕加索的缪斯,她们成就了毕加索。

究竟是谁成就了谁,温哥华美术馆也许会给你想要的答案。

这次温哥华美术馆的毕加索主题展览以毕加索生命中最重要的这6位女性为主线,串起了毕加索一生中不同阶段的六十余件绘画及雕塑作品,以这样的一个角度重新梳理和发现毕加索,难道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