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Kelly Bai、摄影/ Alfonso Arnold、化妆/ Ana V Beauty、发型/ Chris Funk、服装/ Sarah D’Arcey、摄影助理/ Alejandro Chavarria、服装来自Holt Renfrew、首饰来自Lugaro

我需要做的就是换上那套衣服,跟麦当娜一起跳舞,有意思极了!而等我拿到支票时,一看数额,更开心了,WOW,这实在是份好工作,我要干这个!

她哈哈大笑起来。

 

她素衣素面,背着黑色双肩包,一个人静悄悄走进来,问我,你是在等Steph Song 吗?

Steph Song,中文名宋琇萱,曾是新加坡的电视明星, 国际多部大片的女主和女配,在Omni 热播剧《血与水》 中饰演女主角Jo Bradley。
这样一个明星,不大也不小,如此低调的出场方式还 是令我有些小意外。她安静地坐下,只要了一杯茶,就与我像闺蜜般轻松舒服地聊起天来。

Steph 在马来西亚出生,她的父母可谓华裔高知——父亲是遗传学博士,母亲是政治学硕士。在她两个月大的时候,全家搬到了加拿大,先在埃德蒙顿落脚,后又搬去了别处。5岁的时候,父母带她搬到了南美哥伦比亚;住了4 年后,又搬回了加拿大萨斯喀彻温,先是在里贾纳,后去了萨斯 卡通。14岁,全家搬到了澳大利亚后,又辗转了三、四个不同的地方。

颠沛流离的童年对Steph 来说是一段不太开心的经历。“我发现有两次我不会说当地的语言,”她说。一次是5岁搬到哥伦比亚的时候,其他小孩都说西班牙语,而她只会说英语和闽南话;还有一次是9岁回到加拿大的时候,大 家都讲英文,而她在5岁之前学的那些英语早忘光了,只会讲西班牙语。“我很快学会了语言,但那种被孤立的感觉却一直没有忘记。”她依然微笑,眼神里却有着一种落寞。

语言不同,唯一的亚洲面孔,新来乍到,这些因素加在一起,对一个成年人来说都会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更何况一个孩子。她努力适应新环境,往往刚开始适应,又要走了。

“那天我和妈妈算了一下,我到底去过多少不同的学校,结果我们数出了20 个。”她依然笑着。

这也让她没法交朋友,“我知道几个月或半年之后又要搬家了,因此也就不费那事了。”她说。敏感,孤独,她将时间交给了阅读和写作,一个人躲在房间里读了大量的书,编了很多自己的故事。这为她今后的演艺事业奠定了丰厚的文学基础。

她还记得小时候看Gene Wilder 版的《查理与巧克力 工厂》时的兴奋,还是小女孩的她开始做起了演员梦。梦想一直放在心里,她并未立即朝这个方向迈步,而是乖乖上学,获得了新闻和护理双学历。“主要是为了让父母开心。他们觉得我应该读点实用的(好找工作)。”Steph 说。生长在一个高知家庭,又是作为长女,父母都期盼她读书获得文凭。

读完了书,还未来得及工作,一段突如其来的爱情就 将她带到了洛杉矶。她追随他而来,这段情却在4个月内就结束了。但她还是留了下来,这里有好莱坞,一直藏于 心中的梦这时被激活。她得到了为一位副导演做助理的工作,在为麦当娜拍一段音乐视频时,有个模特没来,Steph临阵救场。“我需要做的就是换上那套衣服,跟麦当娜一起跳舞,有意思极了!而等我拿到支票时,一看数额,更开 心了,WOW,这实在是份好工作,我要干这个!”她哈哈 大笑起来。


她说得轻描淡写,没有强调自己的才华,没有描述自己的辛苦,更未提及任何辉煌的经历与成就。以下这些是从网上查询得知的。
2002 年8月Steph 移居新加坡,成为英文电视连续剧的当红演员,演出的剧集有《仁述仁心》、《Concerto for a Bus Driver》、《Heartlanders》、《Love Poetry》、《Six Weeks》和2004 年ATV 最佳电视剧《Singapore ShortStories》。2003 年出演的《Achar!》红极一时,将她带向了更大的成功,这部电视剧在全球10个国家包括澳大利亚
和美国播放,2005年获得纽约国际电视节二等奖,一等奖是NBC的《欢乐一家亲》。

《血与水》剧照
《血与水》剧照

2005年Steph 回到加拿大,作为女主角在《万物复苏》中和保罗.卡斯坦佐(NBC 的“Joey”)演对手戏。《万物复苏》在2006年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上首映,获得了温哥华和艾德蒙顿电影节评选的” 最佳加拿大影片”。她在李连杰和杰森. 斯坦森的动作片《战斗》里参加演出,在加拿大广播公司制作的电视剧《龙在他乡》里担任女主角,和香港演员曾志伟演对手戏。2009 年出演恐怖片《解冻》;2012年与史蒂文. 西格尔和史蒂夫. 奥斯汀一起出演动作电影《最高记录》。演艺事业在2012年中断——她怀孕了,有了女儿。“我停止了一切工作,回到澳大利亚养育我的女儿,这样可以离父母近一些,也让孩子经常可以看到她的祖父母。”她说,“我希望多一些时间陪孩子,所以计划在她上二年级时再开始回来演戏,现在她才4 岁。”

然而,《血与水》还是将她召唤回来。“我非常喜欢这个剧。很多戏都是男人一统天下,女人只是点缀,而这个戏女性角色非常重。我喜欢这个故事以及我扮演的角色,Jo 是华裔,从小被白人家庭收养,就是个香蕉人,她有着身份认知的困惑,我呢,虽然是华裔背景,但没有在中国生活过,住过这么多国家,也不知道自己是哪国人,我是世界人吧。”她又笑了起来,从黑色双肩包里掏出个扁平方正的瓶子喝水。

我对她那大包产生了兴趣,让她把里面的东西掏出来看看。结果,就像百宝箱一样,她掏出了不锈钢勺子、不锈钢吸管、相机、咖啡、手帕、维他命、美国绿卡,还有泰国、新加坡、美国等各国钱币。

“当了妈妈以后,我开始更重视环保,尽量不用一次性餐具,少用纸巾。洗手之后,我会教女儿只用一张纸擦干手,培养她的责任感。”她说,“作为妈妈,你会不由自主地想,我要留给我女儿怎样的一个世界。”

尽管她和丈夫经常旅游、出差,世界各地满处跑,但她不希望女儿的童年跟自己一样。
“我们会带着她一起走,但最后还是让她回到同一个地方,这样她既可以看世界,又有一个稳定的地方。我会尽我所能,给她最好的生活。”她似乎在向自己发誓。

这个曾被FHM评为2006 年度“亚洲最性感女星”的Steph,如今洗净铅华,温暖、柔软又细致地经营自己的家,也更有方向、
有条理地规划自己的事业。
“等女儿上了二年级,我就全职回来演戏。”她说。

临走给了我一个大拥抱,洒脱而有情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