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Shawn Conner
翻译/ Kelly Bai

如果你打高尔夫,你就会知道Richard Zokol。
他是Canadian Golf Hall of Fame的会员,打美国职业高尔夫球巡回赛已经打了20多年。他还在加拿大体育电视频道TSN的一档红了13年的电视节目《Acura World of Golf》当嘉宾。
这些日子,他最多的高尔夫球是在Predator Ridge打的。 平日里,他不是在销售弗农度假社区的房产,就是在球场上。
这个1200英亩的开发项目最初是高尔夫球场和度假村,后来又加上了住宅社区的内容。2007年在这里买了地之后,温哥华开发商Wesbild开始在这里兴建房产。
Zokol是在2014年搬到这里的。像很多住在Predator Ridge的人一样,孩子们长大成人搬走后,他和妻子期望过一种新生活。

Zokol之前一直住在温哥华。在Kitimat区出生,他的童年是在25街加Main街度过的,而青少年时期是在Kerrisdale区。到位于美国犹他州普洛佛的Brigham Young University上完大学后,他回到了温哥华。打赢了1981年加拿大业余锦标赛后,他加入了美国职业高尔夫球巡回赛。结婚之后,他和妻子搬到了False Creek,之后是Steveston,最后全家搬到了白石,直到三个孩子长大搬走。

在他的职业高尔夫球生涯中,他曾20次赢得美国职业高尔夫球巡回赛年度前十,包括1992年赢得奖杯。

今年59岁的他5年前开始在Predator Ridge工作,职位是高尔夫事业发展部的执行董事。他和Wesbild Holdings公司奥克那根区域副总裁Brad Pelletier是多年好友。现在,他的工作不只是销售该社区的房产,还是Predator Ridge社区规划团队的一员。

尽管社区是建在著名的高球胜地,但Zokol认为高尔夫对Predator Ridge来说并非像人想的那样重要,“尽管我们有36洞——两个18洞的锦标赛球场。”
实际上,三分之二的Predator Ridge居民都不太懂高尔夫。“高尔夫球场是我们最大的设施,但我们其他的设施也很丰富。” Zokol说。

25公里的健走和自行车小径,两个特别建造的瑜伽平台,随着目前开发的住宅项目The Commonage的完工,Predator Ridge还会再增加10多公里的健走和自行车小径以及一个新的瑜伽平台。

还有各种特别的活动,很多都与高尔夫无关——比如去年举办的竞技表演,是Predator Ridge25周年庆典的一部分。周末的活动也很多,像在Lone Pine牧场(离Predator Ridge两分钟车程)一个整旧如新的谷仓举办的谷仓舞会,烧烤自助晚餐以及各种西式风格的活动。其中最精彩的周末活动是Cody Snyder Invitational Bull Bustin,这是一个骑牛竞技活动,吸引来世界各地的骑牛高手前来表演,之后以一场两小时的音乐会圆满收尾。

“我们在社区建设和配套设施方面确实做得很棒,这也是吸引很多人搬到Predator Ridge的原因之一。” Zokol说。他介绍,Ridge现在有700多套住宅,开发完成之前,还会增加1700套。

除了各种一流设施,人们还被这里迷人的风景所吸引。“因为我们所处的位置和海拔比较高,所以这里风光无限,” Zokol说,“我们的很多房子都是被这些美景所包围。”
吸引人们的另一个因素是社区的安全性。“这里几乎没发生过任何犯罪事件,”他说。

而且,这里可不仅对美国职业高尔夫球协会的球手们来说是个好地方,对美国曲棍球联合会的运动员们也是个天堂。

“我们被考虑作为加拿大冰球的夏季之家,我们跟很多美国曲棍球联合会的成员都有很好的关系。” Zokol说。很多曾经的冰球队员们都在这里安家落户,比如Steve Tambellini,曾经的温哥华Canuck队球员,还有Orland Kurtenbach,1970年他成为Canuck队的第一个美国曲棍球联合会会长。

Richard Zokol与夫人在Predator Ridge的幸福生活

无论是从前的美国曲棍球联合会明星,还是美国职业高尔夫球协会的专家,还是空巢老人们,Predator Ridge的房主和居民们都有很多共同之处——都希望进入生活的新阶段,提高生活品质,享受更多的休闲活动——无论是瑜伽、山地自行车,还是高尔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