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Kelly Bai
图/ 由Krug提供,部分照片由Kelly Bai摄影

这个夜晚,每个人在Krug香槟与音乐的催发下,快乐得想要飞起来。
站起身,随着音乐边舞边唱,一场集体大狂欢搅得空气都要沸腾!
Krug,歌唱吧!

我戴着耳机,举着酒杯,走上林间用木板铺就的一段小路。刚刚6月下旬,法国兰斯已经热得让人连衬衣都穿不住,绿荫遮日的密林将那个燥热的世界挡在了外面。爵士乐钢琴家Jacky Terrasson弹奏的乐曲搭配着Krug Rosé,为这短短的绿野漫步赋予了回味无穷的奇妙感觉。

林间忽地豁然开朗,空地上搭了白色的篷幔,十几张桌子排开,今天的野外午餐(Wild Lunch)就是在这里了。这是Krug一年一度的国际盛事,全球50多家媒体汇聚于此,而受邀前来的加拿大媒体只有Boulevard杂志。

左:Krug 的CEO Maggie Henriquez
右:Krug的第6代传人、现任Krug香槟酒庄主管

当天早些时候,我们在重新修复过的Krug香槟酒庄见到了Krug的第6代传人、现任Krug香槟酒庄主管的Oliver Krug。Krug酒庄从1999年开始被路威酩轩(LVMH)集团所拥有,Oliver半开玩笑地说自己的角色是“Krug的看门人”。

“我几乎天天到这里来看我的祖父母,从小就看着Krug香槟是怎么酿造出来的。我在这里是确保Krug的传统不变,确保Krug依然是按照Joseph当初的梦想酿造出来的,这也是Krug之所以与众不同的原因所在。”他在后来的采访中这样对我说。

他提到的Joseph Krug就是Krug酒庄的创始人。1843年,Joseph在法国兰斯创建了Krug香槟酒庄。他认为香槟最本质的元素就是快乐,因此他的梦想是每年都酿造出最完美的香槟,不论当年的季节如何。他关注每一个葡萄园的特性,选用最好的葡萄,并保存了大量不同年份的酒。将每一年的酒与不同年份的陈酿混合起来,Joseph酿出了他梦想的每年品质都保持完美的香槟——Krug Grande Cuvée。为了让自己的梦想和独特的酿酒工艺传承后代,他将这些都记载在笔记本中。现在这个笔记本就保存在Krug酒庄,而他的梦想与理念在过去的174年中,始终被他的后代们铭记于心,并贯彻在酿酒的每一个细节上。

Krug酒庄的酒窖

每一年都有一段时间,Krug酒庄的首席酿酒师Eric Lebel都要将自己一个人关在一间屋子里,全神贯注,凭自己的直觉、眼力、记忆和全部知识,用400种基酒混合调配出那一年的Krug Grande Cuvée。其中250种基酒来自当年,而另外150种基酒来自不同年份的陈酿,有的甚至是16年前的酒。这么多不同年份的酒混合在一起,让Krug Grande Cuvée具有了丰富的滋味与香气。

Krug品酒会

6月的时候,这一年新创的酒会被移到酒窖里,在这里存放至少7年,让它们获得更细致更美妙的味道。而之前存放到期的酒正式出窖,准备被人们享用。我们到来之际,正赶上今年的Krug Grande Cuvée 172nd Edition版入窖,它们要在这里“休息”到2024年。而这一天的上午,我们在Krug酒庄,品尝了Krug Grande Cuvée 162nd Edition和163 rd Edition。这两款酒虽然来自不同年份,但它们同样完美,同样具有丰富的内涵和馥郁的芳香,仿佛同一个管弦乐队的两场表演。

酒庄大厨Arnauld Lallement在准备美食

好了,现在回到当天的野外午餐。午餐的饮品主角是Krug Rosé 21st Edition,鹅肝、龙虾、安康鱼、烤羊排、干式熟成牛排、草莓汤……米其林星级厨师Arnauld Lallement带来的各种美食与它搭配都相当适宜。它是由三种不同的葡萄以及不同年份的酒混合而成:51% 的黑比诺,41% 的霞多丽和8% 的莫尼耶皮诺,口感馥郁、圆润而诱人。

晚宴依然延续着与中午一致的主题:音乐、美食与Krug香槟的约会。用音乐搭配Krug香槟是Krug推出的独特玩法。他们特别挑选了一些音乐家,让音乐家们用自己的原创乐曲来表达他们品尝Krug香槟后的感觉,将香槟带给人的体验提升到了另一个维度。

露天晚宴伴随着音乐家们的出色表演

在Krug酒庄的院子里,伴随着美酒与酒庄大厨Arnauld Lallement创造的美味佳肴,音乐家Lianne La Havas、Jacky Terrasson和Sly Johnson献上了美妙的音乐。

“我曾去牛津大学参加过一个有关听觉与味觉的研讨会,他们给我两种巧克力,吃的时候分别搭配两种不同的音乐,第一块感觉Wow!第二块感觉就很一般。而实际上这两种巧克力是一样的。”Krug 的CEO Maggie Henriquez在之后的采访中对我说,“味觉与听觉搭配适宜能让人产生安多芬,而安多芬会让人们觉得快乐,甚至能治愈疾病。由于Krug对完美的孜孜以求,我们不会追求在产量上的大幅度提升,但我们会提升它的形象。这就是我对它的愿景。”目前Krug正在资助音乐与声学研究中心(IRCAM)所做的研究。

在你以为Krug只是要做品质卓越的香槟酒时,它开始关心起人类的快乐与健康,而这又与香槟的本质紧密相连——毕竟,它本就是该让人快乐的。

音乐家们带着各国记者们在排练晚上的演出

你看这个夜晚,每个人在香槟与音乐的催发下,快乐得像要飞起来。大家都站起身,随着音乐边舞边唱,一场集体大狂欢搅得空气都要沸腾!

“Why not? ” Maggie在阐述愿景之后说。是啊,why not!
Krug,歌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