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Kelly Bai
摄影/ Kelly Bai, Jonathan Evans, Wilson Lau, 部分图片由香港航空提供

成龙的采访会之前,我一直在惠斯勒(Whistler)。与Fairmont Chateau Whistler酒店的公关总监Lynn吃饭的时候,她知道我要赶回去采访成龙,瞬间流露出追星族的兴奋神情,让我之后一定要告知她详情。酒店的门房服务员David听到Jackie Chan (成龙)的大名,蓝眼睛立刻亮了,要我一定替他握握Jackie的手。

知道成龙在海外有相当的知名度,但没想到会得到如此普遍的爱戴。老外们一听到他的名字,似乎都有点要发疯!

他在众星捧月下走出来,中等个头,一身黑色运动装,戴幅黑框眼镜,满脸堆笑,随和地问好。主持人讲话的时候,他将话筒在手上翻飞,耍来耍去,笑嘻嘻地。

此次成龙来温哥华是以香港航空大使的身份,为其温哥华首航站台的。主持人问了他几个与香港航空和温哥华有关的问题后,就由各媒体提问了。留给媒体的时间少得可怜,总共只有四个问题的时间,而Boulevard杂志作为唯一受邀采访的中文纸媒,以国语问了成龙两个问题,成龙亦以国语回答,再加上之后又被安排了额外的采访时间,因此本篇的内容相当独家。

成龙六岁半开始拍电影,到70年代时拍摄《新精武门》、《蛇形刁手》、《醉拳》以武师出道,开始大红大紫。80年代以《A计划》、《警察故事》、《龙兄虎弟》等风靡亚洲,之后进军好莱坞,《尖峰时刻》系列在全球的巨大成功让他登上《时代》杂志,一跃成为国际巨星。而近些年,与他同时期的武打明星们都无处觅芳踪,成龙依然活跃在银幕上,不仅后势不减,反而愈战愈勇,每年都有多部新片问世。今年初在中国上映的《功夫瑜伽》票房大卖超16亿,踏入影坛57年的成龙票房号召力依然了得。而2016年,他还被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理事会授予了第89届奥斯卡金像奖终身成就奖,成为首位获此殊荣的华人。虽然以武师出道,但他走出了一条与其他武打明星不同的道路,他将自己打造成一个真正的演员,一个成绩斐然而且长青的演员。

“我是蛮勤奋的,而且我不断地去学习,不断地在想应该怎么去变化。你可以看到全世界的动作演员,不单是中国演员,过了那个年龄就没有了。怎么才能在电影圈生存下去?你要做个演员才能生存下去。所以这15年、20年来我一直在变,变自己的戏路。这是一个很大的尝试,如果观众不接受就死掉了。

我不是小鲜肉,我也不是靠颜值吃饭的,我真的是靠自己的本事——自己写剧本,自己去拍,就算找了导演,我也会自己调好我自己的角色,找好适合我自己的演法,不断地在变。有人接受,有人不接受,那很恐怖的!但最怕的是一面倒的不喜欢,那我就很害怕。如果我知道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我还会继续拍下去。像《新宿世界》,很多人喜欢看,但很多我的影迷就不喜欢。到我拍《功夫梦》的时候,很多人说:哇,做个老头子,走路还要一颠一颠的!但电影出来后,很多人说,哦,原来他不做武打也可以演戏的。

你看我一直在变,《天将雄师》、《绝地逃亡》,你看我不断地在变,所以我才能生存下来。如果你只靠动作,等你打不动了,观众就不看了。你看现在我就算不拍打的,只是做文艺片,我相信我还是会有观众的。跟那个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一样,你看他变到今天,80了,还能演戏,还能做导演。

所以我很早就规划好了,我二十几岁就做导演了,最红的时候做导演就会做导演,因为你不红的时候你要做导演人家不会给你做的。我当红的时候做导演,做到差不多不做了。你看我每部戏《警察故事》、《A计划》、《醉拳》都是非常经典的。做了这些我就不做了,找人做,我就是让你们知道,我是会做导演的,我是会做编剧的。现在我找人家来拍,就会拍多一点,你看我现在拍多少戏!当我有一天,就算人家不喜欢看我做幕前,我做导演;不做导演,我做武术指导;不做武术指导,我开学校教人……我永远都会跟影视界、娱乐界有关系。

好像李宗盛说,你就会唱歌没有用,当人家不写歌给你,你就完了。你会唱歌,你会写歌,你会弹,你会编,你会做监制,你就会长久。你看周华健啊,李宗盛啊,王力宏啊,他们就是常青树啊。做一个演员你要multitalent,你靠颜值,每年都有小鲜肉出来的。所以你看韩国的也好,尤其是日本的,那些轰啪,轰啪,没了!一波出来,只靠颜值,唱歌也不行,跳舞也不行,一年下来就没有了。”

之前还有记者问他什么时候退休,别逗了!63岁的成龙正在为他后面一、二十年的演艺道路做转型。单从一部《铁道飞虎》,可以清晰地看出他这些年来的变化,动作戏变少,更多地拓展文戏和内心戏。真要像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一样,活到老演到老,光靠打怎么能行?而且,在今年4月23日于匈牙利布达佩斯开幕的2017中国电影展上,成龙也说“未来他将以剧情片和文艺片为主,动作片会少拍一些。”成龙,文艺片?Really?!

我在尝试,可能我自己不会出演,可能会做导演吧。这个文艺片已经搞了二十几年了,那个编剧已经脑充血,现在不能讲话了,我为了帮助他把这个剧本买过来让他有一个安定的生活。

这20多年来,我一直在为这部文艺片找演员,跟章子怡聊过,跟张静初也聊过,跟景甜也聊过。我跟她们讲这个故事,把她们都讲哭了,但是找了导演后她们就没有这种感觉。因为这些年我不断在讲,不断在讲,就加了很多元素在里面。怎么办?我的编剧团队说,不如你自己拍吧。我一直想拍,但是没有时间。我一直喜欢拍动作片啊,动作喜剧啊,现在自己也在改变自己的形象,你看《功夫瑜伽》还有《The Foreigner》都有很大的变化。不过你真的要去做一个导演,你真的要停工了,你要去看外景,要选演员。可能会吧。反正我后面有几个project都很好玩的,180度大转变,跟我不像的。一个就是说的这个文艺片,另外一个是动物的片子,再有一个是跟史泰龙拍的动作片,就是全世界观众都喜欢看的那种片子。至于是什么故事现在还不能说,反正我跟史泰龙绝对不会演爱情故事!哈哈哈!

采访手记:

好像一场战争

步入采访厅,里面黑压压站满了记者。最开始要求的一对一采访,变成了群访,这也罢了;没料到是这种阵势的“群访”——分明是新闻发布会嘛!看这架势提问是要靠抢的!问到问不到还是个问题。好在公关一再强调我依然是现场唯一的中文纸媒,那,我就有我的办法了。

模式不由自主地调整到了作战状态,直接走到第一排正对台上椅子(成龙的位置)的地方站好。后来有人拍我肩膀,说我挡了他的镜头,我没动,也没地方可挪,再说这个时候哪是礼让和当淑女的时候!

主持人罗嗦了一堆,终于轮到台下的记者提问,第一个提问的机会迅速被人抢了,不能再等了,时间有限。在成龙答完的空档,我迅速切入,用国语——既然在场的都是英文媒体,那我们的国语问答就成了我的独家专访,但关键要看成龙配不配合。

台上的主人公一愣,随即看向公关,“可以用国语吗?”他问。公关点点头,他就很顺从地用国语回答我的问题。我感觉得到周围英文媒体面面相觑的眼光,但,管它呢!

随后,旁边的记者抢了下一个问题,显然他有些不满,问成龙他是否可以用德语提问。我不由自主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成龙又不是德国人,你愿意问他也得听得懂啊!成龙却毫不计较,嘻嘻哈哈地说他之前在柏林拍了6个月电影,那记者让他说几句德语,他就很顺从地说了几个德语词,然后笑着说剩下的记不住了。

在主持人刚要结束提问时间时,我又不管不顾地问了他我的第二个问题,再次用国语。这次成龙毫不犹豫,直接用国语回答。而且,在采访会之后,成龙又在计划之外,为中文媒体额外安排了采访时间,我得以提问其他的问题,使专访的内容更加丰富。

这其实是我第一次见成龙,银幕上那个虎虎生威的明星,娱乐圈中被人尊称为“大哥”的人物,真的面对面见到,你感觉最深刻的是他的随和、配合与平易近人。他真的像一个邻家大哥一样,总是笑容满面,总是满脸真诚。这不是一个演员的演技,你能切实地感受到那是他的自然流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