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Kelly Bai
摄影/ Alfonso Arnold
化妆/ Ana V beauty
发型/ Chris Funk
拍摄地/ Brian JesselBMW展销厅

在见到Clifton Murray之前,正好在听Tenors男高音组合这首著名的《Lead with Your Heart》,Clifton那把高亢空灵的歌喉,穿过天际,直插人心。

等见到这把歌喉的主人,发现他比视频和照片中更有魅力。1米88的大高个,修长挺拔,棱角分明的脸庞,迷人的深邃的灰眼睛。他在为Boulevard杂志二月刊拍摄封面,坐在一辆鲜红的新款宝马里,摄影师围着他,咔嚓咔嚓地按快门。看到我,他笑了,招了招手,用中文说:“你好!”

Tenors男高音组合,从左至右:Victor Micallef, Clifton Murray和Fraser Walters。
摄影/ Dan Lim Photography

他是蜚声国际的Tenors男高音组合三员唱将之一。Tenors以古典加流行的风格享誉国际,在世界上50多个国家演出过,还为女王、国王、G20峰会的国家首脑们以及白宫圣诞节、艾美奖和温哥华奥运会开幕式等重大活动献过唱。他们发行的专辑成为乐迷们追捧的热门,第一张专辑《The Perfect Gift》被评为白金唱片;第三张专辑《Lead with Your Heart》不仅成为白金唱片,而且获得了朱诺奖;而第一张CD《Under One Sky》在发行数天后就荣登i-Tunes榜首。

Clifton在2009年加入Tenors乐队,他与音乐、与 Tenors的因缘际会正像那首歌的歌名:Lead with Your Heart。在这里,heart有两重意思,一是指心脏,一是指passion,热爱的事,Clifton的故事将这两重意思都占全了。

他在温哥华岛东北部的海滨小镇Port McNeill出生,父母经营着一家钓鱼度假村Nimmo Bay Wilderness Resort。Clifton从很小的时候就在度假村中当侍者,戴着领结、穿着闪亮的皮鞋、短裤和长到膝盖的袜子。而到他12岁的时候,每晚为客人们弹吉他唱歌的爸爸开始让他加入表演。从那时起直到他23岁,每个夏天,Clifton都会在晚饭之后和爸爸、妹妹一起为客人们唱歌。也是从这时起,他爱上了唱歌与表演,是爸爸将音乐的种子植入了他的血液里。

与音乐同样热爱的,是体育,尤其是他得到了大学的橄榄球奖学金,于是他选择了成为一名运动员的道路。然而造化弄人,大二的时候他肩膀受伤,同时被医生诊断出他患有肥厚型心肌病,运动员的生涯从此幻灭。

那是一段黑暗的日子,支撑他走出崩溃境地的是对唱歌、表演的热爱。他参加合唱团,唱歌、写歌,大学之后去上了温哥华电影学院。他在美国浪漫喜剧电影《足球尤物》中扮演Andrew,在电视剧《超人前传》、《波士顿法律》、《The L Word》和《飞侠哥顿》中客串角色。整整7年,他混迹于温哥华的电影、电视圈,但当歌手的梦一直如影随形。

“我记得有一次在表演班上课的时候,老师让我们闭上眼睛,梦想一下,自己在5年后会成为什么样子。而我闭上眼睛的时候,我看见自己站在舞台上唱歌。有趣吧?我当时是在表演课上啊。” Clifton兴味犹然地回忆道。

他去参加了“加拿大偶像”(“Canadian Idol”)歌手选秀比赛,却没有发挥出正常水平。落选之后,他趴在声乐教练的肩膀上哭了。“我觉得好丢人,这么好的机会被我搞砸了!”他说。一般人遇到这样的事可能就彻底打了退堂鼓,可这反倒燃起了他更强烈的愿望。“我下定了决心要全心全意致力于音乐,要有一天重新回到全国性舞台上,向大家证明,我比大家在‘加拿大偶像’上看到的要出色。”仿佛回到了那时那刻,他坚定地表着决心。

平时兼顾着三、四项演艺工作,但到了周末他就去工作室录歌、写歌。一年半之后,命运之神眷顾了他——他意外地接到了Canadian Tenors( 后改名为Tenors) 的电话,让他去试音,而此前他从未申请过。

原来,Canadian Tenors 在寻找新的歌手,“加拿大偶像”的监制就给了他们一串名字,其中包括Clifton。他们于是google 他,在YouTube 上看到了他的一个视频,那是在Port McNeill,他在妹妹Georgia 的演唱会上(是的,他妹妹也是一位歌手)唱了几首歌作为开场。就这样,Clifton 接到了这个改变他命运的电话。

他去了多伦多,试音足足试了一个半月。2009 年1 月16 日,他有了第一次与Canadian Tenors 的其他成员共同登台表演的机会,那是在阿尔伯塔省的Westlock,观众只有大约百人——即使演砸了,也不会有多少人看得到。然而,表演非常成功。和其他乐队歌手同台表演让他想起了当初和爸爸一起在Nimmo Bay 为一屋子客人唱歌的情景,感觉像回到了家里。

演唱会结束后,乐队经理给Clifton 的父母打电话说,欢迎他们的儿子加入Tenors。“就是在那一刻,我知道我成为了Tenors 的一员,这成了改变我生命的时刻。”他说,“当年那个和爸爸一起在Nimmo Bay 唱歌的小男孩怎么会想到自己有一天可以周游世界,为国家政要、女王、国王唱歌,专辑上百万地卖。”
Lead with Your Heart,是心脏的问题让他不得不终止运动生涯,转而走向歌唱的道路;也是心里的热望带领他走出黑暗,迎来如今舞台上的光芒。

而后来的经历更让他觉得,成为一名歌手是命中注定。有一次演出结束后,一位老先生对他说,他认识的上一位男高音是George Murray。这是Clifton的祖父,而此前父亲从未跟他提起过祖父。原来,祖父George Murray是一位爱尔兰男高音,那位认识祖父的老先生曾是CBC电视台的摄影师,藏有祖父的照片和视频资料。此前Clifton从未听到过祖父的演唱,而那一年,一家人聚在一起,一起听祖父的演唱。“祖父将对音乐的热爱传给了父亲,而父亲传给了我,我以这种方式与从未谋面的祖父建立了某种连接。在舞台上表演的时候,我觉得他在看着我。”他微笑着说。

如今,一年有300天,Clifton都是在各处进行表演。他结婚两年多,妻子Rachel有时会陪他一起出行。他喜欢跳舞、健身、打篮球,更喜欢四处旅游和美食。他通过美食去探索、了解每一个新地方,并将美食照片发到自己的美食博客@thymewellbasted,吸引了众多粉丝。

本图摄影:Dan Lim Photography

“我喜欢这样的生活。”他心满意足地说。
马上,他要赶赴卡尔加里,那里有一场演出在等待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