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Kelly Bai; 摄影/ Alfonso Arnold; 摄影助理/ Alejandro Chavarria; 化妆、发型/ Ana V Beauty; 服装造型/ Sarah D’Arcey; 服装来自Nordstrom Vancouver; 拍摄场地/ Jordan’s Interior 展销厅

电话中是一把温柔悦耳的女声,柔润绵滑,一种浓得化不开的女人味。不禁遐想,电话那端的人该是极有魅力的吧,光靠一把嗓音已能如此打动人。

这把声音的主人是吴振红(Chan Hon Goh),加拿大Goh芭蕾舞学院的院长,曾经的加拿大国家芭蕾舞团历史上第一位华裔首席舞蹈演员。照片上,她瘦销而美丽,高鼻深目,很西式的长相。约了几次,双方都忙,凑不到合适的时间,就相约在电话里聊聊。见不到本人总有些遗憾,但更遗憾的是,她在舞台上的表演是再也看不到了。

裙子:Valentino, 鞋:Stuart Weitzman

她那被广为赞誉的轻灵舞姿也只能凭着某些只言片语去想象了。“她婀娜的舞步,那落地的轻巧灵活,简直是芭蕾界的传奇。她的举手投足充满了优雅的灵动,仿佛连引力在她身上也失去了作用,她极具表现力的肢体爆发出的能量让你无法不为她注目。”Nuvo杂志的一篇报道中这样描述。

吴振红走上芭蕾之路看似顺理成章。她出生于芭蕾舞家族,父亲吴祖捷曾是60年代红遍中国半边天的中央芭蕾舞团的演员;母亲张令仪也曾是中央芭蕾舞团的主要演员;姑姑吴素妮、吴素琴创立了新加坡芭蕾舞团,是新加坡的芭蕾拓荒者;而叔叔吴诸珊是美国华盛顿芭蕾舞团驻团编舞家……一大家人都是跳芭蕾的,将后代吴振红培养成一名芭蕾舞演员应该是天经地义。

而事实并非如此。

裙子:Côme

吴祖捷1976年移民加拿大,第二年妻女来加与他团聚。之后吴祖捷创办了Goh芭蕾舞学院,教孩子们跳芭蕾。来加拿大的时候,吴振红已经八岁,在此之前她从未学过一天芭蕾,反而从3 岁就开始学钢琴,“他们想让我当一名钢琴演奏家。”吴振红说。

然而,她热爱芭蕾。到加拿大后,11岁她开始在父亲的课堂上学芭蕾,父亲对其他的孩子都很认真,唯独不太关注她——作为一名芭蕾舞艺术家,吴祖捷知道这一路的艰辛,本想让女儿发展其他的爱好,走轻松一点的路。而一心向往芭蕾的小振红心里很委屈,她有一天对爸爸说:“我也是你的学生,我也很刻苦努力,费尽所有的力气学,爸爸,你在教室为什么刻意不理我?”

从这时开始,吴祖捷夫妇才知道小振红对芭蕾的爱与执着的心,也才开始认真衡量她的身体条件和潜力。不能不说,她是有天分的,再加上有父亲这样一个好老师,11岁才开始学芭蕾,16岁就在瑞士Prix de Lausanne国际舞蹈洛桑大赛上获了奖。“这是国际上最顶尖的舞蹈比赛,我得了奖,这给了我信心。”吴振红说。

那时她还在上中学,每天放学后来舞蹈学校练3个小时,周末要练5、6个小时。“该是觉得很辛苦吧?” 我问。“因为热爱所以不觉得辛苦,每天在教室里练舞的时光是最快乐的。”吴说。

一年之后,她又在英国皇家舞蹈学院的比赛上获奖。中学毕业后,1988年,吴振红考入了加拿大芭蕾舞团,很快就有了跳独舞的机会,并且两年一个台阶,从1990晋升为第二独舞演员,到1992年的第一独舞演员,再到1994年成为首席舞蹈演员,也是该团历史上第一位华裔首席舞蹈演员。

在加拿大芭蕾舞团21 年的舞台生涯里,吴振红以她细腻的感觉和深邃的情感塑造了很多美好的角色,罗密欧与朱丽叶、天鹅湖、睡美人、奥涅金等剧里的主角,以及吉赛尔、蝴蝶夫人和仙女里的同名角色,都被她演绎得轻灵多姿、美丽动人。她还在由JohnNeumeier、Christopher Wheeldon等当代编舞家编排的经典剧目里独挑大梁

裙子:Tibi ,鞋:Vince Camuto

2009年5月31日,在多伦多四季中心表演艺术厅,吴振红随加拿大国家芭蕾舞团在吉赛尔的曲目中告别了舞台。

离开了舞台,但并未离开芭蕾。她搬回温哥华,在Goh芭蕾舞学院担任院长,致力于发展学院的演出。她为Goh 芭蕾制作了大型舞剧《胡桃夹子》,该舞剧自2009年首演至今饱受赞誉。而现在,她正紧锣密鼓地为Goh芭蕾的40周年庆典排演名剧《灰姑娘》。 月1日、2日,这部芭蕾舞剧将在温哥华大剧院上演。而之后,就该是Goh芭蕾的夏季课程了。“我从苏联、欧洲、美国请了三位最著名的老师来给学生们上课。”她说,例数着最近在忙碌的事情。

“我的私人生活和工作都很忙,我也喜欢忙。舞蹈是我的酷爱,我没把它当做工作,而是当做乐趣。”她最后说。

与自己的酷爱相伴一生,真是一件令人羡慕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