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Kelly Bai
摄影/ Alfonso Arnold
化妆、发型/ Sarah Sadresfahani
场地:Tom Lee琴行

Otto Tausk是个两面派。台下,他其貌不扬,随和谦逊,平易得像个路人甲;台上,神采飞扬,激情澎湃,俨然魅力非凡的音乐王子。我在一天之内就看到了他的这两面。

下午,赶到本期封面的拍摄场地——Tom Lee琴行,这个温哥华交响乐团的新任音乐总监正乖顺地被摄影师“虐”——Otto,拿起那个法国号!他听话地走过去,抱起小提琴旁边的那个法国号,没有一丝犹豫。要是我,怎么也要小反抗一下——他以前是学过小提琴,跟法国号又没半毛钱关系!

本图来自温哥华交响乐团

拍摄过后,我们坐下来聊。聊他的职业之路,聊他对音乐的热爱,聊他的家庭,还有他喜欢的美食。他随和平易,在我说话的时候,他会连声附和yes,yes。他说他可爱吃寿司了,我问除了寿司呢,他愣神,于是我随意举例:意大利菜?对,对,爱吃。中国菜?对,对,爱吃。他可真是个可爱的老好人!可是,大牌音乐家的那些厉害的劲头呢?举手投足的自命不凡,谈吐专业精致而拒人千里,这些在他身上一点都没有。然而,经验告诉我,这样的人有可能是真厉害!
谈话快结束的时候,他邀请我去看他当晚的演出。我犹豫了一下——周五的晚上谁会到了下午五点多还没有安排?但我还是答应了,实在很好奇这个亲切的老好人在台上究竟是什么样。

本图来自温哥华交响乐团

本图来自温哥华交响乐团

于是,两个多小时候后,我就看到了他的另一面。

奥芬剧场。温哥华交响乐团演奏德沃夏克《圣母悼歌》(Stabat Mater)里的一些选段。他是最后上台的那一个,一身黑衣,皮鞋锃亮,气定神笃地走到指挥席上。随着他的手臂在空中轻划,优美的合奏婉转流出。或轻柔、或激扬;时而浅吟低唱,时而高亢抒怀。这部《圣母悼歌》是德沃夏克为悼念接连过世的妻女而创作的,包含了无限的情思,具有动人的力量。他有如音乐精灵附体般,激情盎然魅力非凡,虽然他并不弹奏任何一件乐器,但他手臂无声的滑动却有着巨大的魔力,“弹奏”着每一个乐手和合唱者,将几百人组成的这件庞大复杂的“乐器”演奏出和谐美妙的音乐。

优美的旋律所倾诉的无限哀思与热爱,敲击着每一个聆听者的心。

在音乐的世界里,他是另一个人,一个有光的人,一个让人仰望崇拜的人。这时我充分了解了他跟我说的那句话:“我用音乐交流,音乐就是我的世界。”

好了,我们现在还是折回来讲讲他的故事吧。

他出生于荷兰第四大城市乌特勒支(Utrecht)。自从6 岁的时候在姥姥家发现了一把蒙尘的小提琴后,音乐就主宰了他的世界。他先是在阿姆斯特丹学习小提琴,师从荷兰小提琴家Viktor Liberman 及Istvan Parkanyi两位大师。之后又去学习指挥,拜到荷兰指挥家Jurjen Hempel和英国指挥家Kenneth Montgomery两位名师的门下。在此之后,他去位于立陶宛维尔纽斯的立陶宛音乐戏剧学院,拜师立陶宛指挥和维尔纽斯音乐学院的Jonas Aleksa 教授。 2004 年至2006 年期间,他在鹿特丹交响乐团担任首席指挥Valery Gergiev 的助手,这段时期的浸淫,对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他在欧洲备受好评,以渊博见识及驾驭交响乐团的非凡能力而被公认为顶级指挥大师。他曾指挥美国洛杉矶交响乐团的“绿伞”系列、荷兰音乐厅管弦乐团、鹿特丹交响乐团、丹麦国家交响乐团,以及英国广播公司的电台管弦乐团。2012年后,他一直担任瑞士圣加仑弦乐及歌剧团的音乐总监。

与温哥华交响乐团的第一次合作是在2016 年1 月,他立即获邀2017 年1 月再度合作。2018 年,VSO 招聘委员会经过三年全世界的寻寻觅觅,最后终于选定他是接替温哥华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之职最理想的人选。7 月,在温哥华交响乐团成立100 周年之际,Otto Tausk 走马上任,接替了之前担任此职18 年之久的Bramwell Tovey。

接手一个新乐团会有一些压力吗?当指挥和做一个演奏家不一样,对音乐的理解和表达不是通过某一件具体的乐器来实现,而是要指挥上百号人的乐团来完成,而Tausk 驾驭乐团的功力一直备受好评。“我就像一个足球队的教练,组织大家、启发每一个人去共同完成一件音乐作品。”他说,“要设法找到最重要的那些key,打开它。”

看来,驾驭一个新乐团对他来说倒不是什么难题。那什么是难题呢?“寻求工作与生活的平衡。”他坦承。Tausk 有个幸福的家庭,两个儿子,一个6岁,一个9岁。两个孩子都喜欢艺术,一个要当演员,一个要跳街舞。工作的原因,Tausk与他们聚少离多。“上个月我在澳大利亚,到现在一共有5周我没见到家人。”Tausk说,“我实在太喜爱我的工作了,但有时候我不得不做一些取舍,放弃一些邀请,去和家人团聚。”虽然不能常常见到孩子,但他每天都会打电话回家,和孩子们聊一聊。“你真是个好爸爸。”我感慨。“不,我不是,我跟孩子们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他自责地说。

今明两年,Tausk都会有更多机会出现在温哥华的舞台上。对此,他是很开心的——温哥华是他非常喜爱的一个城市。“美食是我喜爱这个城市的最大原因,”他乐不可支地说,“我最喜欢的就是日本寿司,还有生蚝。这里有很多特别好吃的日本馆子,而且这里的海鲜也特别多且新鲜。”

他还喜欢在seawall上跑步,凌晨5点。如果你也是一个热爱早起跑步的人,没准会在seawall上碰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