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Written ByKelly Bai

文/ Kelly Bai
摄影/ Felix Chang
化妆、发型/ Nina’s Vanity @ninasvanity
家具/ Formitalia,来自Inspiration 家具店
拍摄场地/ Sky Hangar Helicopters

见到Sunan Spriggs的时候,她正在她那间宽敞的时装精品店CityLux Boutique里忙碌,浑身似乎有使不完的劲儿。

寒暄了几句,她就问我是否很享受现在的工作,我的passion是什么。看得出来,从事的职业是不是自己的passion对她来说是件很重要的事。“你如果每天早上要花很大的力气和自己斗争,才能起床去上班,那就说明这对你来说不是个正确的工作;如果工作就是你的passion,那你每天都会迫不及待地冲出家门。” Sunan说。

这个笑不是完全幸福的笑,它特别夸张,而且充满了荒诞的感觉,要掩饰一些我们无法表达的东西,在特定情况下无法直接去表达,只好用一些迂回的方式去表达。

在英吉利湾的Morton Park公园,那14个高达2.5米、重达250公斤的巨型铜人自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就站在那里,受到了市民和游客的广泛喜爱。7月13日,这些笑面铜人终于迎来了它们的创作者———中国著名艺术家岳敏君先生。温哥华市长Gregor Robertson到场庆祝,并将这一天定为温哥华的“微笑日”。

当经典雅致的格调注入了音乐和旅行的深刻内涵,所呈现的结果只能是令人震惊的美好。”

文/ Kelly Bai 摄影/ Foto&Mohito

这套位于波兰北部港口城市格丁尼亚的居所让人有强烈的震惊之感。它没有鲜艳浓烈的色彩,也没有大胆出位的设计,它反而是沉静而内敛的,而那种静水深流式的经典雅致,不着痕迹的奢华高贵,与不事张扬的时尚之气,加上丰富的内涵及收藏品,使得它有一种让人震惊的气质。


文/ Kelly Bai
摄影/ Kelly Bai, Jonathan Evans, Wilson Lau, 部分图片由香港航空提供

成龙的采访会之前,我一直在惠斯勒(Whistler)。与Fairmont Chateau Whistler酒店的公关总监Lynn吃饭的时候,她知道我要赶回去采访成龙,瞬间流露出追星族的兴奋神情,让我之后一定要告知她详情。酒店的门房服务员David听到Jackie Chan (成龙)的大名,蓝眼睛立刻亮了,要我一定替他握握Jackie的手。

知道成龙在海外有相当的知名度,但没想到会得到如此普遍的爱戴。老外们一听到他的名字,似乎都有点要发疯!

Vancouver International Airport (YVR) welcomes Hong Kong Airlines inaugural flight from HKG to YVR with film star Jackie Chan. ****(Photo by Bob Frid 2017 – YVR – Vancouver International Airport)

文/ Kelly Bai
图/ 由香港航空提供

此前20年来一直由国泰和加航占据的温哥华至香港直飞市场,现在挤进了新的竞争者。今后三家航空公司如何争抢市场,另外两家是否会有针对性地提高自身竞争力?这场好戏才刚刚开幕。无论如何,对乘客来说,都是件好事。

加拿大150周年国庆日的前一天,6月30日上午10时10分,温哥华国际机场迎来新客,一架有着红黄相间的漂亮尾翼的空中巴士(Airbus)A330-200平稳降落,客舱里走出的一行人引起了机场不小的骚动。


文/ Kelly Bai
图/ 由The World Residential Ship提供

清晨,面对蔚蓝的大海和初升的朝阳做瑜伽、晨跑;
午后,约两三好友打牌、做水疗,或是去图书馆看看书,去游泳池游游泳;
傍晚,换上美丽的衣裙,挽上你的爱人,挑一家高档餐厅享受一顿烛光晚餐;
之后,回到你温馨舒适的家,躺在自家床上美美地睡上一觉;
等你醒来,卧室的窗外,已然是个新的世界,等你去探索……


文/ Shawn Conner
翻译/ Kelly Bai

如果你打高尔夫,你就会知道Richard Zokol。
他是Canadian Golf Hall of Fame的会员,打美国职业高尔夫球巡回赛已经打了20多年。他还在加拿大体育电视频道TSN的一档红了13年的电视节目《Acura World of Golf》当嘉宾。
这些日子,他最多的高尔夫球是在Predator Ridge打的。 平日里,他不是在销售弗农度假社区的房产,就是在球场上。
这个1200英亩的开发项目最初是高尔夫球场和度假村,后来又加上了住宅社区的内容。2007年在这里买了地之后,温哥华开发商Wesbild开始在这里兴建房产。
Zokol是在2014年搬到这里的。像很多住在Predator Ridge的人一样,孩子们长大成人搬走后,他和妻子期望过一种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