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Written ByKelly Bai

这套位于莫斯科的小公寓仅有80平米,而精心的设计、鲜艳的色彩却让它充满了浓郁的个性色彩。

起初,这套公寓是典型的“斯大林式”。这是1933年至1955年苏联在斯大林领导时期的一种建筑形式,狭窄的走廊,窄小的厨房,浴室和厕所是分开的。
如果你看过苏联电影《命运的捉弄》,就知道,那个时期的楼房都长得一个样,房间也长得一个样,男主人公阴差阳错走错了城市进错了房间都没有察觉。可想而知,这样的风格是多么千篇一律,多么没有个性。而现在,这间独特、个性十足的公寓让你很难想到它Before的样子。

文/ Susan Lundy
翻译/ Yiyi Ling, Kelly Bai
摄影/ © NYC & Company

在纽约做什么不重要,只要待在那里,就会让你体验到一种味觉、听觉、嗅觉和视觉多重感官的大爆炸。

走出位于曼哈顿下城Canal 街的火车站,纽约给人的冲击力像一堵墙一样强烈。已经是晚上9点,大街上汽车的鸣笛声和发动机轰鸣声混在一起,拥挤的人潮无视交通信号灯,快速地穿过十字路口,鼎沸的人声与大街的喧嚣完美融合。
这个城市依然未眠,而且如此生机勃勃!
我们一行四人,坐上前往纽约美术学院的车,参加学院举行的Tribeca筹款舞会并参观画室。一行人到纽约旅游,每个人都有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共同的爱好则包括艺术、建筑、美食、时尚、音乐、历史和文化,五天的时间不算太多,我们能一一涵盖吗?

文/ Shawn Conner
翻译/ Kelly Bai
插画/ Sierra Lundy

加拿大的40 个城市已经有了Uber,更不用提它已经进入其他70 多个国家的460 个城市。据这个旧金山公司说,大温哥华地区是北美最大的尚未提供汽车共乘服务的都会区。
原因何在?

不是Uber的问题。“显然,如果有机会将共乘服务带入BC 省,我们求之不得。”Uber 发言人Susie Heath 告诉我们。
对于还不了解这项服务的人,我来普及一下知识。Uber为用户安排乘车服务,由有执照的Uber司机驾驶。用户通过app输入地址和方向,乘客们即使不去同一个地方,只要方向相同,也可共乘一辆车,分摊费用。等待时间不长,通常可忽略不计。这项服务的好处很多,Heath说最主要的好处之一是“让更多的人用更少的车”。

福特已不仅仅是个汽车公司,它在使用最先进的创新科技改变世界的交通方式,让人们生活得更舒适,就像一百多年前它的创始人Henry Ford所做的那样。

福特2018 EcoSport

在刚刚结束的温哥华车展上,我们见到了新任福特汽车公司加拿大总裁Mark Buzzell。Mark于今年1月刚刚接手这个职位,此前他是福特美国西部市场的总经理。1989年加入公司,在众多岗位、众多区域市场历练过,Mark对福特的发展和未来规划了如指掌,也让我们得以一窥这个伟大公司的伟大之处以及它跨越汽车业的“惊人”的未来蓝图。

文/ Kelly Bai; 摄影/ Alfonso Arnold; 化妆/ Preet Dhaliwal / Ana V beauty; 服装造型/ Sarah D’Arcey
摄影助理/ Alejandro Chivarria; 服装/来自Holt Renfrew; 拍摄场地/ Andrew Sheret公司仓库和Splashes Showroom

Todd Talbot站在叉车的两只前爪上,半空中表演着各种高难动作;一会又领带松开,一副宿醉未醒的样子颓废地倒在一堆乱七八糟的纸箱上;再或者,穿着他的蓝色套装躺在浴缸里,拿着花洒当麦克唱起深情的歌;要不就是把通下水道的皮搋子当成玩具,在空中抛来抛去……我们拍摄的场地是在Andrew Sheret公司的仓库和该公司下属的Splashes厨房&卫浴展销厅,然而似乎无论在哪里,Todd都能把它变成自己的舞台,呈上创意非凡、光彩无限的表演。


一百多年前,当十几岁的Andrew Sheret还在做水暖工学徒时,他压根不会想到自己会成为一个厨房、卫浴水暖器材王国的缔造者。
1892年,22岁的Andrew开始做起管道和暖气承包商的生意,并在BC省维多利亚开了店。之后二十多年里,Andrew的生意越做越好,向维多利亚的顾客提供高质量的管道和暖气设备。在繁荣的1920年代,他带领这间以他命名的公司进入了批发领域。Andrew将全身心倾注到公司的经营中,直到1947年去世。

IMG_0649-编辑
文/ Kelly Bai 摄影/ Roy Hoh

穿着自己搭配好的衣服,随意地坐在地毯上,不时向摄影师抛出各种表情,对方接住了就连连赞许:“嗯,不错,你抓到了!”这是Boulevard中文杂志4月刊封面人物的拍摄现场,在这个通常由摄影师摆布的场合,郭庆祥也气场十足,“摆布”起摄影师来。

_LSC9577
这套线条简洁、极富现代感的白色建筑坐落在葡萄牙Évora区Montemor-o-Novo市的葡萄园附近,因此取名为“葡萄园别墅“(Vineyard Villa)。

它被主人当做周末度假屋,因此,舒适与独创性是必不可少的。另外,主人还希望这里是现代时尚的,几件古董家具要能自然融入整体风格而毫无违和感。Spacemakers工作室的建筑师、室内设计师Ana Proença与Célia Mestre圆满完成了任务。

这个月有两件事让我感受颇深。

一个是与万达集团玥宝斋负责人郭庆祥先生的会面,他在谈话中表现出了希望华人能尽快改善在本地社区形象的急迫心情。郭老是收藏界名人,毕加索的《两个小孩》和《戴帽子的女人》以及塞尚的《睡莲池与玫瑰》和《楼梯》都是郭老主持收购的。另外,国内的知名艺术家,像吴冠中、赵无极、李可染、石齐等人的作品,郭老也收了不少。在温哥华住了三年,观察了本地社会情况以及华人种种现状后,郭老发声了:“我们可以豪,但不能土。”如何去土呢?他认为提高审美是一切的关键。审美提高了,人们在追求豪宅名车的时候会更讲究品位,更注重内涵。精神富裕了,就会带来环境的富裕。为此,郭老不仅号召大家多去参观美术馆,还打算亲力亲为,筹建一个高水准的私人美术馆,定期举办艺术活动,为本地社会做出自己的贡献。(具体内容请看本期报道《郭庆祥:我们可以豪,但不能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