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Travel

Gazebo Framing Fort Niagara
文/ James Gordon

主持电视节目《旅行家》的14年间,我走遍世界各个美丽的景点。如果问我最想重游哪个地方,我会选择多伦多以西的郊区。最近,我以旅客及作家的身份回到这个记录了我青春时代的地方。在我的心中,多伦多不但是加拿大经济、人文及艺术的中心,也是世界顶级旅游胜地。大城市的繁荣固然魅力四射,但其周边的美丽景色更值得探索。距离美国边境不远的Niagara-on-the-Lake满目翠绿,拥有古色古香的市中心,盛产顶级葡萄酒。此外,位于尼亚加拉地区(Niagara region)及多伦多之间的湖畔之城伯灵顿(Burlington)也不能错过。

寒冬将至,雪鸟一族(居住在北部的加拿大人)陆续开始前往温暖的地方过冬。我曾到过不少夏威夷岛屿,包括以柔滑白沙闻名的威基基(Waikiki)、充满大都会气息的檀香山、浓郁度假气氛的茂宜岛(Maui)和最古老的热带森林考艾岛(Kaua’i)等,各有千秋。考艾岛是我最喜爱的夏威夷岛屿之一,与夏威夷其他岛屿相比,考艾岛多了一份悠闲。位于考艾岛南部的纳帕利海岸(Napali Coast)天气晴朗、气候温暖,岛上大多公寓和度假村坐落于此。岛屿北部则曾吸引如加勒比海盗和侏罗纪公园等节目到此拍摄,位于北部的波普(Princeville)则拥有吸引人的威斯丁别墅区(Westin Villas)和著名的度假村St. Regis。

深入魁北克省腹地,探索农场、滑雪场和美食之路,带你领略魁北克秋日的美丽!

montreal-winter-3
摄影/ Michel Chicoine

早秋的一个下午,我在魁北克Tadoussac 海湾登上Zodiac,开始观鲸之旅。虽然在加拿大西海岸多次出海观鲸,但能在东海岸这个海洋生物繁多的地区观鲸,还是很让人兴奋的。Tadoussac 海湾是魁北克海域最著名的观鲸区之一。

mix6

摄影/ Michel Chicoine

面向非凡的大师级巴洛克式建筑,站在剧院广场(Theaterplatz)上的我肃然起敬。该广场位于德国德累斯顿(Dresden)的内老城(Innere Alstadt),是德国最出色的公共广场之一。广场正对蜚声国际、兴建于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森帕歌剧院(Semperoper),背靠雄伟而富丽堂皇的茨温格宫(Zwinger)。茨温格宫原为皇室居所,所在位置曾是德累斯顿堡(Dresden fortress)的一部分,宫殿为洛可可和新古典主义的建筑风格。如今,这里收藏着世界级艺术大师的作品及瓷器。文化古都的历史底蕴,加上萨克森国王(Kings of Saxony)于18-19世纪居住于此,造就了德累斯顿非凡的气度。

Exchange of Flags sculpture, also known as the Nelson Monument in Liverpool

无论是为了文化、精神还是是为了体育,人们似乎更愿意把来利物浦当做是一种朝圣。而我此次和“Travel Guys”电视节目一起来到这个英国西北部梅西河沿岸的城市则是主要为了音乐。作为披头士的故乡,这四位传奇人物的身影在利物浦随处可见,当然了, 这里丰富的历史底蕴和文化背景也为我两天的探索之旅带来满满回忆,盼着有天能够再次回到这里。

在温哥华岛明媚的艳阳下,我驾驶 Alfa 4C Spider 奔驰在赛道上,不断加速,加速,马达嘶吼着,过弯 时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吱扭的声音,我全神贯注,血 脉贲张,体验速度带来的兴奋与刺激。


事实上,兴奋与刺激主宰了这两日的所有情绪。 几个小时前的清晨,我们 6 个人被两架直升机从驻 地带到了温哥华岛的上空,山川、河流、大海、森 林在阳光下有如一幅颜色绚丽的画卷铺陈脚下,闪 耀着金色的光芒。体会过温哥华岛的美丽,但如此 近距离地从空中俯瞰才发现,它远比我之前感受到 的美上无数倍,简直令人窒息。

自意大利的白色大理石石柱镶满金叶 ;餐厅 造型仿照豪华游轮设计采用木板铺陈 ;店内 酒吧则温馨舒适,皮椅与木质吧台搭配出一 个迷人的曲线,用以盛放酒店的独特经典调 酒……处处彰显着“黄金二十年”的时尚气 息。
每每要游历一个我不熟悉的城市时,乘 坐观光巴士一定是我的首选 :这使我可以了 解城市的主要布局和美丽街景。我们乘上一 辆双层红巴士前往栈桥码头。原本只是防洪 堤的码头始建于 1839 年并于 1907 年重新 改造,如今已经成为了汉堡市的主要旅游景 点并且餐馆林立、交通便利,轻轨、地铁、 轮渡和海港之旅都会从这里出发。

一月,我逃离了寒冷阴凄的温哥华,来到位于墨西哥尤卡坦半岛Mayan Riviera地区的卡门海滩(Playa del Carmen),这里阳光明媚,温暖舒适。第一次拜访这个小渔镇还是十多年前,当初它恹恹欲睡,没什么精神头。它就在科苏梅尔岛东边,人们去往科苏梅尔著名的潜水地需要从这里坐渡轮。与建设过渡的观光客天堂坎昆不同,这里安静自在,宽阔的海滩,还有红树林之类丰富多彩的海岸风光,别有一番魅力。

摄影/ Michel Chicoine

我搭乘着和精工表一样准确的瑞士列车来到瑞士、德国的交界处,多语言区弗莱堡(Fribourg)继续旅途。坐落在Sarine河之上,这个安适的小城拥有着保存完好的哥特式建筑和可以追溯到中世纪的古老墙壁。市集上除了面包、浆果、红酒、香肠,必不可少的就是巨大实心车轮状格鲁耶尔奶酪(Gruyè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