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Written ByBowen Zhang

八月八號,全國青少年跳水比賽在維多利亞英聯邦 體育中心舉行,來自溫哥華的14歲小將Nick首次參 賽,奪得全國第五名,讓人眼前一亮。 “這孩子很 有潛質,第五名已經讓我很滿意。”教練楊焱 (yan yang) 欣慰地 說,“從他身上似乎看到自己當年的影子。” 當年的楊焱年僅12歲,首次代表天津跳水隊參加全國比賽便獲 得全國第十名,入選國家隊。1991年,1993年分別在世界大學 生運動會上,奪取兩塊金牌, 兩塊銀牌. “跳水是我生活的全部。

認識王亞雯(Yawen Wang),是通過音樂舞臺劇《唉,我叫愛麗絲》。五個女人一臺戲,用歌聲,對白,及舞蹈,表達女人的快樂與憂傷。作為音樂總監,王亞雯在舞臺的角落伴奏,時而激情,時而落寞,一個人的樂隊將二十一首曲子一氣呵成。

“這部劇改編自百老匯名劇,樂譜是現成的,音樂總監只負責挑演員,排練,現場演奏.,相對較容易。”在溫哥華市中心 YMCA 咖啡館,眼前的亞雯嬌小,自信,向我娓娓道來。

王亞雯畢業於台灣國立藝專音樂系,專攻作曲。九十年代初隨父母移民加拿大後,到曼省 Brandon大學鋼琴系攻讀碩士學位。

“大學距離省城兩個小時車程,冬天寒冷而漫長,卻可以沉靜下來,潛心鑽研彈奏技巧,反而讓我的鋼琴彈奏技術更上一層樓。” 亞雯的思緒回到當年。

1996年,處女座《漫游協奏曲》。舞臺上一架鋼琴,一名舞者,展開兩者的對話。編曲,演奏,舞蹈,王亞雯一個人完成。“當時的表現方式很前衛,鋼琴就像一艘船,我跳上去,好像當年飄洋過海移民加拿大一樣,用肢體表達情感。” 亞雯說,至今,這個作品仍是自己的最得意之作。

“我是一個很有創造力的人,除了鋼琴,編曲之外,對舞蹈,舞臺劇,電影等也都有所涉獵。” 亞雯強調,“對肢體語言的把握,對舞臺運作的熟知,讓在我擔任舞臺劇音樂總監時,溝通更容易,表達更到位。”

九十年代,大批華人移民到加拿大,作為一個亞裔藝術家,王亞雯的機會接踵而來。“社區活動主辦者希望得到主流社會的關註,主流的舞臺也都希望增加多元文化色彩,我的優勢便體現出來。” 亞雯接著說,“中英文並用,東西方文化相融,就是我的作品特色。”

多年耕耘不僅奠定了王亞雯在音樂界的地位,更獲獎無數。 2000年,王亞雯獲得加拿大藝術委員會“青年藝術家千禧獎”提名。

舞臺的光鮮並非王亞雯的生活全部。“藝術創作是個孤獨者的旅程,需要空間沉浸創作,且常年外出演出,很難建立固定的友情和愛情。” 亞雯眼中閃過一絲失落。

生計則是藝術家的另一挑戰。2011年,王亞雯取得會計師牌照。“這讓我免去後顧之憂,繼續藝術創作時更專心,更何況,從密密麻麻的數字中,我看到的是音符,是樂感。”說著,亞雯一陣大笑。“如果我有小孩,也希望成為藝術家,可能我會勸他拿個會計師執照好了!”不過,她很快收起笑容,“作為一個過來人,我會忠告他,追尋你的夢想,永不言棄,做一個現實的夢想家!”■

走進林景山位於南素里的大屋,大大小小的玻璃茶葉罐隨處可見。大紅袍 $8.50一斤,荔枝紅$15一斤,紅紙黑字的標簽已經有些年頭,但仍清晰可見。“上次回廣州探親,附近一家茶葉鋪要關門,於是我把這些茶葉罐全買下來,運回加拿大。”林景山笑著說,“它們都是我童年的記憶。”

林景山來自廣州,自幼接受嚴格的繪畫學習,18 歲隨父母移民加拿大。“少年宮的繪畫訓練,一貫註重技巧,雖然我當時表現優秀,但自己卻似乎迷失了,對未來沒有方向,移民加拿大對我來說,是個轉機。”說著,他長出一口氣。

由於早期打下深厚的功底,林景山破格直接進入Emily Carr 藝術設計學院三年級學習。“和中國註重技巧訓練相比,Emily Carr 給了我顛覆傳統,自由發揮的空間,對藝術的熱愛全面釋放。”林景山調整一下坐姿,眼神中閃過一絲堅定。

1988年,林景山的巨幅作品“愛因斯坦的世界”問世,其難以置信的細膩技巧,以及現實主義引發廣泛關註,被高價收藏。

“這筆錢讓我有機會開拓眼界,到歐美游歷,以前只有在畫冊上可以看到的名畫,雕塑近在咫尺,簡直夢幻一般。”林景山仍難掩興奮之情。

更讓他痴迷的,還是希臘,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雕塑。靜態的,鮮活的,充滿宗教色彩的,散發戰鬥激情的,林景山近距離用心去感受,創作出一系列雕塑繪畫作品,形成所謂的“林景山風格”。

“這些作品不是臨摹,而是根據我的印象和理解重新創作。歐洲的街頭雕塑,甚至建築屋檐的雕刻都會給我靈感。”林景山說,“我認為,應該讓這些古代雕塑重現活力,賦予新的生命。”
作品“靜”:輪廓鮮明的希臘男神,定格的一霎那,閃過一絲女性柔情,營造出一種和諧。“這是中式技巧與西式抽象主義的結合,中國人所謂的‘氣’貫穿其中,達致平衡與和諧。”林景山欣慰地說,“在少年宮的嚴格訓練,至今仍在受益,而東方的文化底蘊也都讓我的作品與眾不同。”

作品“一盤梨”:碩大的木製鴨梨咄咄逼人。有人解讀作品影射現代人的過度消費,對林景山來說,靈感來自家喻戶曉的故事“孔融讓梨”。

作品“蒜”:喜歡烹飪的林景山信手拈來,光與影的運用,細膩的筆觸,對生活的熱愛躍然紙上,似乎可以聞到大蒜的香味,林景山說,那是兒時母親廚房的味道。

“如果說,早期在廣州的訓練足以讓我成為一位很優秀的畫匠,那 Emily Carr 的學習則讓我脫胎換骨,成為一位藝術家,”林景山頗有感觸地說,“真的,很慶幸移民加拿大。”
窗外,綠草茵茵,溪水潺潺。■

七月,與陶太同行
七月的溫哥華,正值盛夏。大型籌款活動中僑百萬行每年都在這時舉行。數千人在舞龍帶領下, 浩浩蕩蕩,穿行在史丹利公園,如同嘉年華,我每年都不會錯過在一片喧鬧當中,似乎每次都可以看到陶太的身影,嬌小,優雅,笑容依舊。

認識陶太(陶黃彥斌)是在2004年,我移民溫哥華後不久,在 Channel M(OMNI 電視台的前身)擔任記者,經常採訪擔任中僑互助會行政總裁的陶太。印象中的她親切,謙遜,可能是職業的關係,陶太的眼神中總是有種憂慮,印象深刻,當然還有她招牌式的髮型,永遠一絲不亂。交往多了,更對她盡職盡責。鞠躬盡瘁的精神產生敬意。

2004年十月,中國移民從虎臣一家三口 ,抵達溫哥華機場就被盜去所有所有積蓄,未來生活一籌莫展。我作為記者前去採訪,當時,陶太不斷地安慰從虎臣飲泣的妻子,同時四處聯絡,幫助他們尋找住所和工作,並從中僑互助會應急基金中撥款一千多元,幫助這家人度過難關。2005年初,29歲的中國學者珍(化名)剛剛抵達西門菲沙大學,和博士生丈夫團聚,自己從事博士後研究,卻被診斷出患有惡性心臟腫瘤。幾個月後,珍不幸病逝。

我當時從珍患病到葬禮, 跟蹤採訪,並且披露珍患病期間,由於初來乍到,以及昂貴的醫療開支,曾經致電中僑互助會求助,遭到職員的拒絕。 陶太得知後主動聯絡我,言辭懇切 ,詢問珍丈夫的電話,對中僑職員拒絕相助一事,親自上門表達歉意,並看望從中國趕來,處理後事珍的母親。 之後,陶太更特別安排時間,向我瞭解中國大陸新移民的需求, 以及中僑服務需要改進之處,那份真誠和敬業,令人感動。

2005年七月一日,陶太心臟病發,延至二號不治,令社會震驚和惋惜。從此,每年七月一日,從虎臣一家人都會到陶太的墓地獻花,表達哀思。
前人栽樹, 後人乘涼。雖然陶太已經離去,但中僑互助會則繼承陶太的精神,繼續為新移民提供服務。當年的新移民也都逐漸融入當地社會,用自己的方式,回饋社會。 七月二十日,中僑百萬行,讓我們一起與陶太同行,不見不散!■

OMNI NEWS BOWEN ZHANG

張博 Bowen Zhang
OMNI TV 國語新聞主播
www.omnibc.ca/mandarinnews
Facebook: http://j.mp/bzhangfacebook
Twitter: http://twitter.com/#!/bowen_zhang